首页 古典文学 笔记杂录 明季三朝野史

永历纪略

明季三朝野史 顾炎武 5540 2022-01-04 10:49

  帝讳由榔,桂王常瀛第四子,神宗孙也。初封永明王,隆武既崩,立於广东。在位十三年,崩於缅甸。

  隆武元年丙戌八月,帝既及於难,广西巡抚瞿式耜、总督丁魁楚、兵部尚书吕大器、李永茂,会议立君。式耜首言:“永明王贤,当立”。遂於冬十月十四日立王监国。神宗第五子常瀛,封桂王。天启七年,就国於湖广衡州府。崇祯十六年,献贼陷衡州,王走广西,世子及两弟并遇害。桂王居梧州。王薨,永明王方在哀疚中。式耜过梧,谒王,见其姿表非常,心异之,迎王居肇庆。隆武凶问至,式耜倡议立永明。

  以肇庆府署为行宫。丁魁楚、吕大器并为大学士。瞿式耜为吏部右侍郎兼内阁学士,掌铨事。魁楚兼戎政,大器兼中枢,原任兵部尚书李永茂终制。

  太监王坤趋上还梧州。

  炎武按:王坤於崇祯朝,监饷宣府,颇作威福;礼部主事周镳尝论及之。坤又疏劾周延儒,延儒求去。左副都御史王志道言:“内官不宜侵辅臣”,帝切责志道,而放延儒归。宏光立,坤自北而南,改名肇基。命督催闽、浙金花银两,以高宏图力谏而止。后入闽,隆武不用。入粤,事永历,使永历播迁无宁宇者,坤启之也!虽为定蛮侯刘承胤所逐,而病根未除,仍入武岗行在。国势至此,犹听命於中璫,以踵败亡之辙,可慨也夫!

  福建旧相苏观生、何吾驺遁回广东。观生过三水,闻王监国,耻已不与议;遂不赴朝。会唐、邓诸王,自闽航海至;广镇将林察迎之海上。观生与何吾驺、布政使顾元镜等迎隆武弟唐王聿 〈金粤〉入广州城。十一月初五日,聿〈金粤〉即位,改元绍武。

  此中监国之诏未达,彼中登极之诏先颁。魁楚乃迎上,自梧还肇。於是月十八日,正位号,以明年丁亥,为永历元年。

  遣兵科给事中彭燿往谕聿〈金粤〉。苏观生杀燿,即日发兵来伐。永历遣兵部右侍郎林佳鼎出师,与广州兵遇於三水,全军覆没。佳鼎及佥事夏四敷俱死。

  以巡按御史王化澄为兵部右侍郎。

  时司礼监王坤用事,铨政、军务任意颠倒。吏科给事中刘鼒抗疏纠坤,忤旨,瞿式耜疏救乃免。

  十二月,虏总兵官李成栋率轻骑直入广州城,杀周王、益王、辽王。绍武方幸学,闻变,即易服踰垣出,匿王应华家,俄缒城走,为追骑所获,自缢死。苏观生亦自缢,何吾驺、顾元镜降。成栋遣将取南韶,亲统兵向肇庆。瞿式耜请督师驻峡口。王坤趋上西行,式耜争之,不听,遂乘轻舟上西峡。

  永历元年丁亥春正月朔,上至梧州。时丁魁楚在岑溪,王化澄在浔州,从行者止式耜一人。

  李成栋分兵克高、雷、廉三州,遂入梧州。上出奔广西。巡抚曹烨降。成栋遣将阎可义等取琼州。

  二月,上至桂林。以吴炳为大学士,瞿式耜肃殿陛,饬守御,请都焉。

  丁魁楚屯兵岑溪,虏招之,不听,乃水陆设伏,战於藤江。魁楚中箭死。

  李成栋既定广东,趋桂林。王坤请上幸楚。瞿式耜请暂驻全州,疏言:“半年之内,三、四播迁,兵心民心无不惶惑。我进一步、人亦进一步,我去速一日、人来亦速一日。若去而不守,愚者亦知其拱手送虏矣!请以身留桂”。乃命式耜留守。

  三月,李成栋兵至桂林。值焦琏自全州回,从数人,控弦、捉刀接战,稍却之。入城,复出战,大破虏兵。桂林得全。

  夏四月,刘承胤自武冈州入卫,分兵援桂林。进封安国公。承胤恶王坤,逐之,颇尊朝廷。俄而跋扈不可制,劫驾幸武冈,改州为奉天府,政事皆决焉。承胤所遣援桂林兵,与焦琏兵主客不和,相击斗。李成栋乘机复犯桂。

  五月,李成栋薄城下,营於文昌门。焦琏、白贵、白玉等开城出战,马之骥隔江发大炮,助其声势;虏兵大败。乘胜追击,杀数千人。虏兵又一路从栗木岭来。之骥疾驰迎战,追奔数十里,自是不复窥桂林。

  上在武冈,河南贼曹志宁等,率所部来降。封志宁保昌侯。以何腾蛟为总督,治衡州;褚胤锡为巡抚,治长沙。

  焦琏复阳朔、平乐。陈邦傅复浔州、梧州。粤势粗定。

  秋七月,虏陷长沙。由宝庆直趋武冈,上从间道奔靖州。大学士吴炳被执,不屈而死。刘承胤以城降,亦见杀。上自靖州奔柳州。

  前兵部侍郎张家玉、兵科给事中陈邦彦、大学士陈子壮,起兵攻广州,不克,皆死之。

  九月,上在柳州。总督何腾蛟、南安侯郝永忠、宜章伯卢鼎,各以兵至,分汛防禦,行在以安。

  冬十月,柳州叛将覃鸣琦,与守道龙之明搆衅,相攻杀,上奔象州。

  十一月,虏总督佟养和攻全州、瓘阳。何腾蛟督焦琏、郝永忠兵,卢鼎率滇帅赵印选、胡一清分路出击,大败之,养和仅以身免。诸将连营而军,亘二百里。

  十二月,上自象州还桂林,以瞿式耜、严起恆为大学士。

  焦琏兵与郝永忠兵不和,琏走平乐,永忠走兴安。

  永历二年戊子春三月,忽传虏兵前驱至灵川,上欲出奔,瞿式耜力持不可,言:“督师警报未至,无大恐。若播迁不已,国势愈弱,兵气愈难振。民心皇皇,复何所依!”不听。式耜又言:“俟督师还,背城借一,胜败未可知。若以走为策,则何地不危?”反覆数百言,泣下沾衣。严起垣曰:“明日当议之”。甫夜半,上已行矣!时郝永忠自兴安奔回,滇营自灵川至,纵兵大掠,四面放火,公私涂炭,式耜亦被劫入船,行二日始脱。

  三月,虏侦知桂林兵变,乘虚来袭,直抵北门。瞿式耜守城,何腾蛟遣焦琏及楚镇周金汤、熊北佐、滇镇赵印选、胡一清分道出战,虏兵大败,遂渡甘棠港遁去。

  是月初十日,上至南宁,式耜报捷行在,赐“精忠贯日”金图书一方。

  夏四月朔,上在南宁,世子生。

  五月,督师何腾蛟复全州。

  六月,李成栋、金声桓各上表投诚。成栋复具疏迎驾。式耜请还桂林。疏言:“驾若东幸,军中将帅谓朝廷乐新复之土,成栋亦有邀驾之嫌。号令既远,人心涣散,臣不能制也!”再疏,令检讨蔡之俊往迎。又疏,令给事中蒙正发往迎。上竟由梧州入肇庆,诸疏俱不报。金声桓本宁南侯左良玉大帅,降虏,用为江西提督。副将王体中兵最强,声桓忌之,与其部将王得仁用计杀体中,命得仁领其军,驻建昌。得仁以私愤杀巡抚童御史,遂发兵反正。声桓称豫国公,得仁称建武侯。广东提督李成栋,自负取粤大功,一旦佟养甲为总督,受其节制,不平,亦怀异志。是年三月十七日黎明,成栋令其兵齐集教场,声言索饷,欲为变。成栋请总督出城抚辑。养甲至,众兵呼噪,同时割辫。养甲自割辫,出榜安民,用永历年号,传檄各属。广西巡抚耿献忠於梧州闻信,亦率所属割辫投诚。封李成栋惠国公,佟养甲襄平伯,其余升赏有差。

  秋八月,上至肇庆,成栋释甲冑,肃冠裳,跪拜如礼。加缮府城,为驻跸之所。回疏,请召式耜还朝。使者三四至,式耜固辞;乞骸骨,不允。

  金声桓、王得仁以宁庶人起兵不攻赣州,卒贻后患,遂并力攻赣,久不下。虏袭南昌,始还师。有僧言:“择时日出战!”因闭城自守。虏筑长围困之,求战不可得。

  九月,李成栋率三万人度岭攻赣州,以援南昌。赣州守将高进库伪约降,以缀成栋之师,使南昌坐困。成栋信之,还军岭上。

  永历三年己丑春正月,上命李成栋再出岭,攻赣州。成栋屯信丰。虏破湘潭,执何腾蛟,不屈,死之!腾蛟出广西,攻长沙,命马进忠由益阳出长沙,下截永道。李赤心大队亦至,虏兵四集。腾蛟死,百姓为之举哀。

  二月,南昌破,王得仁不屈死,金声桓赴水死。虏泝流援赣,直趋信丰。诸将欲拔营归,李成栋不可。天久雨,召诸将议事,去者已大半。成栋慷慨命酒,痛饮。既大醉,左右挽之上马,渡水,水涨,人马俱沉。三日后,见成栋植立水中,始知其死。

  夏四月,云南孙可望遣官杨畏知、龚鼎求封亲王。给事中金堡以为非祖制。朝议封可望景国公,遣册使往。褚胤锡矫旨改封平辽王,换给敕印。浔州镇陈邦傅又改封秦王,命中军胡执恭间道先至。可望大喜,受贺三日。畏知等以平辽王敕印至,可望不受,曰:“吾已封秦王矣!”畏知曰:“彼伪封也”。召执恭面质。执恭曰:“彼亦伪封也!原封景国公,敕印具在”。可望大怒,下畏知、执恭於狱。六月,留守瞿式耜请以戎政张同敞总督各路军马。同敞,张居正曾孙。有文武才。每出战,辄跃马为诸将先。年四十无子,妻卒,萧然一榻而已。

  秋七月,留守瞿式耜疏报虏来大帅,定南王孔有德也。实抵衡州,水陆并进。一面发兵往宝庆,一面大队来永州。滇帅普明等全军覆没。报至,总督张同敞驰赴全州。全为广西门户,虏不即深入,以曹志建兵屯龙虎关,为衡永之左路,马进忠兵屯瓜里,为武宝之右路,两相犄角也!

  福建诏安等处皆失陷,刘中藻在福宁,以势穷,自缢死。惟延平所属,处万山中。虏兵既回,土人立德化王慈熠,据大将军寨,出攻顺昌、将乐。

  冬十一月,虏至延平,获慈熠,余众出降。

  永历四年庚寅春正月初六日塘报:南雄、诏州并陷,守将弃城走。初八日,上西奔。十三日过德庆州,镇将安定伯马宝领兵扈驾。式耜驰疏请留,不听。

  二月朔,上至梧州。始闻虏来者,伪平南王尚可喜、靖南王耿仲明,久顿江西吉安府。惠潮道李士琏、镇将郝尚[久]密往投诚,导之入关矣。

  时褚胤锡已死,户部尚书吴贞毓等疏劾袁彭年、刘湘客、丁时魁、金堡、蒙正发把持朝政,罔上行私。皆下锦衣卫狱。大学士严起恆为请不允。瞿式耜闻之,疏七上,申救备至;犹未许。先是李成栋首疏言:“文武各还事权,言官正气宜奖,内侍不得干预机务”;上从之。言官又请正纪纲,慎名器。人多失意,造谤荧惑。有吕尔璵方为马吉翔门下士,冒入台班。金堡劾之曰:“臣何人也!尔璵何人也!以仁傑之袍,赌昌宗之裘,志士犹怏怏,顾且肆行无忌也!”言甚不伦。是日,御史程源在舟侧大言:“金堡,即昌宗、仁傑两语,罪该万死!”声达慈宁舟中,慈宁者,上嫡母、皇太后也。於是锦衣卫张凤鸣奉密旨,欲致堡死。故堡受刑独酷。

  曹志建战败。

  虏入龙虎关,马进忠败於瓜里,走入武冈。桂林大震。督师于元华,滇镇赵印选、胡一清各怀私愤。焦琏在平乐,呼之不至。虏长驱入全州,过严关,莫有禦之者。

  冬十月初二日,宁远伯王永祚及印选、一清,俱以领饷入桂林。榕江一带,遂为空壁,诸塘尽扫。留守瞿式耜命赵印选出城,为战守计。再促之,则已尽室行。武陵侯杨国栋、宁武伯马养麟驰出小路,勒兵自溃。胡一清、王永祚各奔窜。独式耜危坐府中。总兵戚良勋以二骑至,请式耜速出,再为后图。式耜曰:“尔去则去!我去,不过多活几日。自古至今,谁不死者?”良勋去。总督张同敞自灵川回,闻知城虚无人,惟留守在,即过江见式耜,曰:“事急矣!将奈何?”式耜曰:“封?之臣,身将焉往?子无留守责,盍去诸!”同敞曰:“死则俱死耳”。式耜呼酒与共饮。四顾惟一老兵不去。命呼中军徐高,以敕书剑印付之,谕令星驰上行在。张灯相向,坐至天晓,有数骑执二人去。至靖江王府,见定南王孔有德。有德举手曰:“谁是瞿阁部先生?”式耜曰:“某是也。城既陷,惟求一死!”有德曰:“吾断不杀忠臣,何必求死?阁部毋自苦!我掌兵马,阁部掌钱粮,一如前朝可也”。式耜曰:“天朝大臣,岂为犬羊供职?”有德曰:“我先圣之裔,势会所迫,以至今日。阁部何太执?”同敞厉声曰:“尔不过毛文龙下走耳,毋辱先圣!”有德怒,叱左右缚之。式耜曰:“此官居司马张同敞也!来与吾同死,不可辱!”有德命释缚,还其衣冠,命坐。式耜请死。有德遣官守护,居於别第。令薙发,不可;令为僧,亦不可;曰:“为僧者,薙发之渐也!发短命长,我不为也!”遂死之。式耜、同敞死於十一月十七日。临刑,天大雷电,空中震击者三,远近称异。给事中金堡已为僧,上书定南王,请葬式耜、同敞。吴江杨艺为具衣冠收歛,葬二人於北郊之原。

  时广州亦以十月初三日破城。初十日,上自梧趋浔州。陈邦傅谋叛,有告者。十二日冲雨而过,诸臣在后,多被劫掠,大半坠水死。十六日,驾趋南宁,严起恆、王化澄、马吉翔、庞天寿从。

  永历五年辛卯春三月,虏至梧州。陈邦傅杀焦琏於武靖州,函其首,乞降,尽献浔南之地。自此干戈扰攘,道路阻塞。孙可望、李定国相继称雄,蹂躏於滇、黔、川、广之间,流离播迁,无宁宇矣!

  其后,上遁入缅甸,为领兵官吴三桂所害,明纪云坠,呜乎!

  炎武按:永历末造,殉国诸臣咸有列传。如冷己皿銋传言:帝跸安隆时,授兵部右侍郎,久之为贵州巡抚。永历十二年夏四月,虏偪安隆,马进忠、马惟兴引兵遁入贵阳。冯双礼乘平越虏骑大至,銋为叛兵所执,献虏营,谕降,固拒,被杀;赠兵部尚书,荫一子。又王应龙传言:驾自昆明西幸,应龙父子扈从,追至永昌,驾又西驰。应龙年老、力衰,谓其子曰:我本微贱,蒙恩食禄,官至大司空。前不能匡扶社稷,今不能护卫乘舆,何面目活於人世?惟一死报国耳!遂自缢,其子泣曰:父殉君难,子独不可不殉父难,亦自缢死。又薛大观传言:大观及其子之翰,昆明诸生也!居城北黑龙潭上,会城告□,驾幸缅甸。大观歎息曰:不能背城一战,君臣同死社稷,乃欲走蛮邦求活邪?顾之翰曰:吾不惜七尺躯,为天下明大义,汝其勉之!之翰曰:大人死忠,儿当死孝。大观曰:汝有母。母适在傍;顾之翰妻曰:彼父子能死忠孝,吾两人独不能死节义乎?一小婢亦请从。於是五人共投黑龙潭。次日,屍相牵浮出,溯流而上,又那嵩传言:永历十三年,驾幸缅甸,沅江土司那嵩父子迎谒,供奉甚谨。设宴皆金银器,宴毕,悉以献曰:此行上供者少,聊以佐缺乏耳!已而,沅江破,嵩合门自焚,土人巷战死,无一降者,盖明季自闯逆入寇,烈皇帝殉社稷,太子、二王并陷於贼,吾明诸臣拥戴福藩,即位之后,淫昏乱常,政归马、阮,不亡何待?隆武僻处闽海,而好学、爱士,有君人之度,然所倚者,郑氏兄弟,无奇材、异能,又信谗杀陈谦,失芝龙意,关门不守,遂及於难。永历虽有两粤,旋得、旋失,丁亥至辛卯诸家纪事,传闻互异;今止採其大略。若夫壬辰以后,己亥以前,及遁入缅甸、崩於南中事蹟,月日概无闻焉!请俟后之续国史者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