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文学 笔记杂录 归潜志

卷十四

归潜志 刘祁(元) 5738 2021-12-31 10:56

  △归潜堂记

  刘子朔方人,生于云中之浑源山水之间。髫龀从父祖仕宦大河之南。初知诵读,偶属为童子学。少长习时文,为科举计。然亦时时阅古今词章,窃读史书,览古今成败治乱,慨然有功名心。未冠计偕,试开封礼部,中之。及庭而绌,于是始大发愤,以著述自力,颇为先达诸公所知。又结交当世豪杰,未有不与以文字往还者。

  旧有田淮水之阳,春夏在陈视耕获,秋冬必入汴避乱,且从诸公讲学。已而先大夫下世,遂经纪家事。然读书为文亦未尝少休。间四方交游来,把酒论文,谈笑连日夕,或留之旬月不令去。

  时虽少年,未遂其进取心,而会友著书亦自乐无歉。岂知一旦时移事变,流离兵革中,生资荡然,僮仆散尽,从行惟骨肉数口、旧书一囊。由铜壶过燕山,入武川。几一载,始得还乡里。乡帅高侯为筑室以居。

  所居盖其故宅之址,四面皆见山。若南山西岩,吾祖旧游。东为柏山,代北名刹。西则玉泉、龙山,山西胜处。故朝岚夕霭,千态万状。其云烟吞吐,变化窗户间。门外流水数支,每静夜微风,有声琅琅,使人神清不寐。

  刘子每居室中,焚香一炷,置笔砚楮墨几上。书数卷,偃息啸歌。起望山光,寻味道腴,为终日乐,虽弊衣恶食不知也。

  闲尝自念,幸生而为儒,忝学圣人之道。其平昔所志,修身治国平天下,穷理尽性至于命,进则以斯道济当时,退则以斯道觉后世。今当壮岁,遭此大变,更赖先人之灵,得返乡里。幸而有居以自容,将默卷静学,以休息其心力。况世路方艰,未可为进取谋,因榜其堂曰“归潜”,且以张横渠东西二铭书诸壁。客有过而诘之曰:“今吾子生当乱世,政英雄奋发之秋,大而可以分疆据土,奉王命为诸侯;下而可以附雄藩巨镇,驰骋才谋取富贵。或如终童请长缨,入越,羁其王献北阙下,以功名著。不然,当效苏季子、司马长卿以文词谈说干人主,六印驷马耀乡俗,吾子奚独韬光晦迹,甘为弃物于一时,使平日所学眇不见锋焰,亦鄙陋之甚也。”刘子曰,嘻,若亦不闻君子之道乎?盖君子之道以时卷舒。得其时而不进为固,失其时而强进为狂。且先顾其内之所有何如,亦不在夫外也。吾平生苦学,岂将徒老焉?顾自鬻自求,贤者所耻,加之新罹蹇难,始欲自修,且将扫除吾先祖丘墓。果其后日为时所用,亦安肯不致吾君、泽吾民?如或不然,虽终身潜可也。《易》曰:“龙德而隐,遁世无闷。”传曰:“君子若凤,治则见,乱则隐。”吾虽非圣贤,亦安敢不学乎?若非知吾之志者也。客既去,遂书于堂以记之,且歌曰:

  南山漠漠兮,浑水洋洋。桂椒葱蔚兮,松柏青苍。清泉涌其下兮,白日以如霜。兕豹ㄣ伏兮,鸾凤翩其来翔。世溷浊而不照兮,蹇羝骋夫先路,荆榛蓊以蒙达兮,野纵横其豺虎。矧余志之迂兮,了罕罕而畴伍。归欤!归欤!其潜于南山之下。

  又歌曰:

  潜于农挚之侣兮,潜于渔望之徒兮,顾惟不肖,岂敢与俱兮!惟兹一堂,有琴有书兮,学其所不知,求进于圣途兮。潜乎!潜乎!亦可以为娱兮。嘻!

  ◎诗

  △定庵老人吴章德明

  城上栖乌尾毕逋,归来小隐与时俱。高山流水谁同听?明月清风德不孤。富贵于人真暂热,文章照世足为娱。庙堂一旦求遗逸,只恐终南是仕途。

  ◇定斋居士李献卿钦止

  落落奇男子,生有四方志。万言长策六钧弓,三尺太阿秋水似。不喜雕虫技,不作儿女悲。长安市上曾纵酒,奴命五陵年少儿。龙荒万里期一扫,踏碎轮台碛西岛。便调金鼎佑无为,凤池坐数汾阳考。世无礼乐二百年,追踪直拟三代前。嘉生叶气越唐舜,坐令米斗三四钱。谁知天地遽翻覆,沧海横流陷平陆。又如烈火焚昆山,孰辨顽石与真玉?平生事业安用为?携家径走南山陲。布衣粝食混渔钓,妻孥粗足常熙熙。数椽茅屋门横水,尽著光阴文字里。有时俯仰尘土间,扰扰干戈如斗蚁。我有一言君试听,乾坤万古真邮亭。但教定宇天光发,区区世间富贵何异蜾蠃与螟蛉?

  ◇河东白华文举集句

  天其未厌卯金刀,池上于今有凤毛。有才不肯学干谒,便入林泉真自豪。衣如飞鹑马如狗,野饭盈盘厌葱韭。仰天大笑出门去,桃李春风一杯酒。列卿太史尚书郎,五更待漏靴满霜。何如一身无四壁,醉踏残花屐齿香。人物尤难到今世,浮云柳絮无根蒂。不须辛苦上龙门,秋水寒沙鱼得计。

  ◇西岗吕大鹏鹏举

  扰扰人间世,荧荧风烛光。谁能逃厄数?况复入吾乡!岚秀充朝馁,冰弦响夜堂。堂中幽独否?昆季足徜徉。

  ◇太原元好问裕之

  南山老桂几枝分?翰墨风流属两君。共说人间好歆向,争教茅屋著机云。备尝险阻聊乘化,力战纷华又策勋。却恐声光埋不得,皇天久矣付斯文。

  ◇王官麻革信之

  逃渔鱼深处,避弋鸿冥飞。古来贤达士,亦复咏《采薇》。南山先庐在,兵尘怅睽违。山空无人居,惟见草木肥。翩然千年鹤,一朝复来归。新筑临浑水,行径窈以微。清流鸣前除,白云入晨扉。回头陵谷迁,万事倏已非。著书入理奥,得句穷天机。前路政自迫,此道傥可几。殷勤抱中璧,黾勉留余晖。第恐遁世志,还负习隐讥。永怀泉石上,一觞与君挥。惜无凌风翰,遐举非所希。

  ◇又

  尘土悠悠涴客檐,一堂千古入幽潜。喧无车马云迎户,静有琴书月挂檐。浑水清泠通竹过,南山苍翠与天兼。遥知吟啸同云弟,剩有新诗洒壁缣。

  ◇仰山性英粹中

  二陆归来乐有真,一堂栖隐静无尘。诗书足以教稚子,鸡黍犹能劳故人。瑟瑟松风三径晚,濛濛细雨满城春。因君益觉行踪拙,又为浮名系此身。

  ◇东城李微子微

  沧海成田后,携家返故乡。披榛寻旧址,借力构新堂。山给窗扉翠,泉供枕簟凉。故田依浑水,别业胜淮阳。侍御遗风在,南山庆派长。芝兰宜并秀,鸿雁自成行。经史胸中业,龙蛇笔下章。行当依日月,宁久事井桑。尚父终辞渭,阿衡定佐商。飞潜无定迹,易道个中藏。

  ◇析津李惟寅舜臣

  浩浩干戈里,怜君遂隐君。云蒸秋潭冷,月落夜窗虚。岁月杯中物,生涯几上书。潜中有真趣,吾亦爱吾庐。

  ◇又

  地僻心偏远,人闲物自幽。功名真敝屣,轩冕等浮沤。野鸟从喧寂,山云自去留。一杯浊酒外,万事付休休。

  ◇蒲城薛玄微之

  肯构茅堂养道真,满前俗事罢纷纭。溪夜钓波心月,汾曲春耕陇上云。长笑熊罴劳应梦,肯教猿鹤怨《移文》。斩新传得安心法,万壑松风枕上闻。

  ◇又

  奔走红尘二十年,归来参破净名禅。忙开鞠迳成嘉遁,静闭柴门草《太玄》。千嶂云岚真辋谷,一川风月小壶天。旱时若用商岩雨,应遍齐州九点烟。

  ◇又

  故山泉石稳栖迟,纬国才名恐四驰。节信情高方著论,渊明心远更能诗。素琴黄卷真余乐,明月清风无老时。只恐葛龙潜不定,一声雷雨跃天地。

  ◇金城兰光庭仲文

  几年踪迹寄兵尘,且喜归来见在身。满眼云山犹可隐,一庭松菊未全贫。定惭巧宦卢藏用,却爱成名郑子真。只恐池中非久处,伫看雷雨起天津。

  ◇渔阳赵著光祖

  万里烟埃气尚炎,秋风携手赋“归潜”。当时北望长劳梦,今日南山副具瞻。鸿雁不飞闲日月,燕雀无语静依檐。遥思二陆犹如此,自愧区区未属厌。

  ◇河东张纬纬文

  结庐高隐谢尘埃,浩气元从道学来。北阙云烟无梦到,南山草木觉春回。四时风月供吟笔,万古乾坤入酒杯。却恐汉庭须羽翼,鹤书未许老岩隈。

  ◇太原高鸣雄飞

  高情谢氛坱,归隐南山隈。颓然一茅屋,萧洒无纤埃。胜概纷满前,怀抱长好开。舒啸野云乱,浩歌空翠来。瑶花晚夕静,相对挥清杯。太虚风露下,幽兴何悠哉!回首区中人,扰扰良可哀。

  ◇又

  黄鹄入寥廓,龙性何能驯?英英刘处士,天子不得臣。卧老草堂月,吟尽南山春。野饭足藜藿,幽兰充佩纫。一杯石上酒,静见天地真。万虑此都寂,孰知名与身。灵运卧岩幽,子陵钓渚滨。神超物不违,异世等达人。我无玄豹姿,亦欲事隐沦。空歌《紫芝曲》,早晚由东邻。

  ◇邢台刘德渊道济

  南国堂堂二“凤雏”,年来归隐旧茅庐。四围山水境何胜?一室琴书乐有余。长啸松林月明夜,行吟菜圃雨晴初。荒芜庭院人休诮,天下终期一扫除。

  ◇水刘肃才卿

  屠龙破千金,梦觉人已非。二陆不可作,故山归采薇。江湖鸿雁乐,原隰鹩鸽飞。惆怅朱门客,思归不得归。

  ◇龙江张仲经

  羸骖短仆行夷犹,西京才子云二刘。荒山穷僻厌岑寂,长裾遍谒东诸侯。手中虽无丈八矛,胸蟠《河图》与天球。有时吐出作灵瑞,坐令宇县还殷周。忆昨长鲸吞古汴,千里还家异乡县。筑堂故址号“归潜”,要使新诗走群彦。方今河朔藩镇雄,衣冠往往罗其中。两贤胡为独不出,埋光铲彩为冥鸿。朝亦潜,暮亦潜,东山不起吾何瞻?山中为问谁相识,白鸟孤云自入帘。

  ◇燕山张师鲁明道

  岐路荆榛万险夷,丈夫出处不磷缁。莫夸荀氏八龙集,且羡陆家双凤仪。尘世浪随春夏改,寸心惟有鬼神知。蒲团泽几炉烟静,卧读黄庭乐圣基。

  ◇东明张特立文举

  陵迁谷变海波翻,筑室渠能返故园。夜雨对床闲炼句,春风满座共开樽。都无北阙功名想,且喜南山气象存。才大到头潜不得,已传华萼出蓬门。

  ◇山东勾龙瀛英孺

  世路艰难已饱经,归来一室晦虚名。任他沧海掀天恶,喜我南山照眼明。云气冷侵吟砚润,棣华香泛酒杯清。故园未遂归休志,惭愧刘家好弟兄。

  ◎续录 新增

  △浑源刘先生哀辞 并引

  岁庚子,经甫逾童,获拜先生于馆舍,而遽南轫,阔越八九载。己酉春,先生往来燕赵间,始得奉杖屦。格言、义训虽屡得闻,而顽钝椎鲁之资,杆棘而不入,是以尘心槁思,渴而未沃也。庚戌春,方负笈南迈,以遂抠衣之问,而凶讣掩至。继而其弟文季来,以先生易箦时所付一书四十篇曰《处言》见示,经再拜雪泣读之,其辞汪洋焕烂,高壮广厚,约而不缺,肆而不繁。其理则诣乎极而穷乎性命,于死生祸福之际尤为明析,非世之所谓文章、古所谓立言者也?于是感愚志之不卒,伤先生之不天,悯吾道之不竞,恨愤惋激,吐辞以哀之。呜 唈扼吭,不复条贯。其辞曰:

  浊河绝流大梁亡,日入地底阴磷光。百年秀孕隳大荒,文源湮汨甚滥觞。三五在北辉其芒,姑为维持为主张。砭爇沉痼开膏肓,护籍偾踣扶颠僵。碧云双凤方翱翔,忽弱一个危乎姜。当年振羽来朝阳,竹花蹴落桐花香。岐山山头唤文王,一鸣燕雀惊且狂。总角独步高昂昂,旁魄瑰奇古锦囊。飚然声价腾且骧,飞蒙茸兮走陆梁。挺特温润直以方,有虞圭璋夏琮璜。波澜老成肆汪洋,洞庭万顷澄秋霜。上稽韩柳下苏黄,探道索古追羲皇。一编《处言》含天章,立意造语攀荀扬。呜呼天道其何量?既与之德不与昌,既与之年不与长。浑源之山空苍苍,相台台下天荒凉。元气索莫真宰藏,南山家世两渺芒。有弟有弟涕陨裳,有识有泪如清漳。奠桂酒兮陈椒浆,魂兮来归摧肝肠。魂兮不来空所望。呜呼天道其何量?

  ◇追挽归潜刘先生 王恽

  我自髡髦屡拜公,执经亲为发颛蒙。道从伊洛传心事,文擅韩欧振古风。四海南山青未了,一丘洹水恨何穷!泫然不为山阳笛,老屋吟看落月空。

  ◇补笺

  通寂老人陈时可,字秀玉,燕人。金翰林学士,仕国朝为燕京路课税所官。

  庸斋先生薛玄,字微之,华阴人。仕至河南府提学,有《易解》行于世。

  高鸣字雄飞,岢岚人。历彰德路总管,召为翰林学士。至元五年至御史,迁吏部尚书,终于官。

  △附录

  《金史·文艺传》云:

  刘从益字云卿,浑源人。子祁字京叔,为太学生,甚有文名。值金末丧乱,作《归潜志》以纪金事,《金史》多采用写。又曰,刘京叔《归潜志》与元裕之《壬辰杂编》二书虽微有异同,而金末丧乱之事犹有足徵者焉。

  王文定公恽《浑源刘氏世德碑》云:

  祁字京叔,少颖异,为学能自刻励,有奇童目。弱冠举进士,庭试失意,即闭户读书,务穷远大,涵氵畜锻淬,一放意于古文,间出古赋杂说数篇。李屏山、赵闲闲、杨吏部、雷御史、王滹南诸公见之曰:“异才也。”皆倒屣出迎,交口腾誉之。及与御史公退居于陈,相与讲明六经,直探圣贤心学。推于躬行践履,自是振落英华,收其真实,文章议论粹然一出于正,士论咸谓得斯文命脉之传。

  壬辰北还乡里,躬耕自给。筑室,榜曰“归潜”。

  戊戌,诏试儒人,先生就试,魁南京。选充山西东路考试官。后征南行台拈合公闻其名,邀至相下,待以宾友,凡七年而没,享年四十有八。翰林承旨王磐志其墓。

  有《神川遁士集》二十二卷、《处言》四十三篇、《归潜志》三卷行于世。

  弟郁字文季,别号归愚,亦名士。

  其铭云:

  神川力学,洞圣心胸。明理贯道,匪文奚工!玉佩琼琚,大振辞锋。导家学之渊流,会百川而朝东。章甫适越,惜不时逢。

  王文简公士祯《归潜志序》云:

  《归潜志》八卷,金人刘祁字京叔撰,盖纪载金源一代人物事迹,而国家盛衰兴亡之故亦因以见焉。《金史》于天兴二相传引京叔之言,致慨于贞南渡之后,宰执皆因循苟且,驯致亡国,语载此《志》第七卷中。又谓刘祁《归潜志》与元裕之《壬辰杂编》二书微有异同,金未丧乱之事有足徵者。今《杂编》之书不传,而此《志》犹首尾完好,是可宝也。《志》称高祖南山翁者,名,天会元年词赋进士。其子汲亦进士第。入翰林,为供奉。京叔父从益,尝为御史,终应奉翰林文字,史载《文艺传》,传末附书京叔并及此书。

  按金自崔立之乱,中原板荡,文献放失。赖二三君子有志史事者私相撰述。元开史局,搜罗掌故,京叔、裕之之书皆上,史馆扌摭为多焉。予尝叹辽以制科取士,其间跻政府、登无仕者甚众。而考之列传,自横帐、诸院、国舅别部三族之外,其行事不少概见,岂制科之所得尽无人与?抑史臣纪载之疏也?辽金立国,规模不甚相远,而金源人物、文章之盛独能颉顽宋元之间,非数君子纪述之功何以至是欤!

  幸编简尚存,护惜而流通之,固吾党之责也。李翱有言,前汉事迹所以灼然传在人口者,以司马迁、班固叙述之工,故学者悦而习焉,其读之详也。一代之典章文物得其所托则传,不得其所托则沦于烟莽,而后世徒有文献无徵之叹。文士之关于国家讵细故哉!是《志》也可以观矣。

  钱曾《读书敏求记》云:

  《归潜志》十四卷,金浑源刘祁京叔著。京叔以布衣遨游士大夫间,文章惊暴一时,为遗山诸公所推挹。筑堂曰“归潜”,因以名其书。所记金源逸事,后之史者足徵焉。周雪客、黄俞邰《徵刻书目》曰八卷,殆未见全书欤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