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古籍 史部 金史纪事本末

卷三 克辽诸路

金史纪事本末 李有棠 3476 2021-12-11 11:06

  辽天祚帝天庆四年秋九月,太祖起兵伐辽,军次寥晦城。博勒和徵兵后期,杖之,复遣督军。诸路兵皆会于拉林水,致辽之罪,申告天地曰:“世事辽国,恪修职贡,定乌春、乌木罕之乱,破萧哈里之众,有功不省,而侵侮是加。罪人阿苏,屡请不遣。今将问罪于辽,天地其鉴佑之。”遂命诸部传梃而誓曰:“汝等同心尽力,有功者,奴婢部曲为良,庶人官之,有官者叙进,轻重视功。苟违誓言,身死梃下,家属无赦。”进抵辽界,先使宗幹督士卒夷堑。既渡,遇渤海军攻我左翼七穆昆,军少却,敌兵直犯中军。舍音出战,齐达先驱。太祖命宗幹止之,遂俱还。敌人从之,耶律色实坠马,辽人前救,帝射救者毙,并射色实,中之,色实死。宗幹陷辽军,帝救之,免胄战。众从之,勇气百倍,敌大奔,相蹂践死者十七八。国相萨哈在别路,以战胜告之,并所获色实马赐焉。进攻甯江城,辽兵自东门出,邀击,尽殪之。

  冬十月朔,克甯江州城。师还,谒宣靖皇后。以所获颁宗室,以色尔衮赀产给将士。

  十一月,辽都统萧嘉哩、副都统托卜嘉将步骑十万会于鸭子河北。帝自将击之。既夜,方就枕,若有扶其首者三,寤而起曰:“神明警我也。”即鸣鼓举燧而行。黎明及河,辽兵方坏陵道,遣壮士击走之。大军继进,遂登岸。俄与敌遇于珠赫台店。会大风,尘尘蔽天,乘势击之,辽兵溃,逐至沃棱泺,杀获首虏及车马、甲兵、珍玩不可胜计。遍赐官属将士,燕犒弥日。辽人尝言女直兵满万则不可敌,至是,始满万云。

  斡鲁败辽兵,斩其节度托卜嘉。布呼等攻宾州,破之。乌舍楚古尔苏来降。辽将实古尔战于宾州,布呼、珲楚败之。乌达布、芬彻复败实古尔、萧伊苏军于祥州东。斡珲、集赛两路降。乌楞古败辽军于咸州西,斩统军锡埒于阵。罗索克咸州。

  太祖收国元年,即辽天庆五年也。春正月丙子,帝自将攻黄龙府,进临益州。州人走保黄龙,取其余民以归。辽遣都统耶律鄂尔多,左副统萧伊苏,右副统耶律漳努,都监萧色佛埒骑二十万、步卒七万戍边。帝率兵次甯江州西,辽使僧嘉来议和,国书斥帝名,且使为属国,遂进师。有火光正圆自空坠,帝曰:“此祥徵,殆天助也。”进逼达噜噶城,登高望辽兵,若连云灌木状,曰:“敌人心贰而情怯,虽多不足畏。”遂趋高阜为阵。宗雄以右翼先驰辽左军,左军却。罗索、尼楚赫卫其中坚,宗翰、宗望等助之,敌兵遂败。乘胜围其营,辽军溃出,逐北至阿噜冈,尽殪其步卒,获耕具数千以给诸军。是役也,辽欲屯田,且战且守,故并其耕具得之。

  二月,师还。

  夏四月,辽耶律漳努以国书来,帝以辞慢,留五人,独遣漳努回报,书亦如之。

  六月,辽漳努复以国书来,犹斥名,帝亦斥辽主名以报,且谕降。

  秋七月甲戌,辽使萨喇以书来,留不遣。

  八月戊戌,亲征黄龙府,次混同江,无舟,帝使一人导前,乘赭白马径涉,曰:“视吾鞭所指而行。”诸军随之,水及马腹。后使舟人测其渡处,深不见底。

  九月,克黄龙府,遣萨喇还,遂班师。至江,径渡如前。

  冬十一月,辽主自将兵七十万至图们,驸马萧特默、林牙萧扎拉等将骑五万、步四十万至沃棱泺。帝自将御之。

  十二月己亥,师次约囉,深沟高垒以待。寻谍知辽主以漳努叛,西辽已二日矣。遂选骑追及辽主于呼岱巴冈。视其中军,最坚,辽主必在焉。使右翼先战,兵数交,左翼合而攻之,辽兵大溃。遂驰之,横出其中,辽师败绩,死者相属百余里。获舆辇、帟幄、兵械、军资,他宝物、马牛无算。萧特默焚营遁,乃班师。瓜尔佳萨哈取开州,博勒和下德里城,萨里罕降。

  二年春闰正月,高永昌据辽东京,僭号,使托卜嘉来求援。

  夏四月乙丑,以斡鲁统内外诸军,与芬彻、都古噜纳会咸州路都统乌楞古讨永昌。华沙布等被害。

  五月,斡鲁等败永昌,托卜嘉擒之来献,戮于军。东京州县及南路系辽女直皆降。诏改斡鲁为南路都统。德特贝勒额图珲破辽兵十万于昭苏城。

  天辅元年春正月,古伦温贝勒舍音以兵一万取泰州。

  夏四月,辽秦晋国王耶律聂哷来伐,诏都古噜讷、罗索、博勒和将兵二万,会乌楞古兵击之。

  冬十二月甲子,乌楞古等败聂哷兵于蔟藜山,拔显州,其乾、懿、豪、徽、成、川、惠等州皆降。

  二年春正月庚寅,辽双州节度使张崇降。

  二月癸丑朔,辽使耶律努格等来议和。寻以国书来。

  夏四月丁巳,辽使复以国书来。

  五月丙申,命呼图克琨如辽,未几还。努格复以国书来。

  秋七月丙申,呼图克琨如辽。辽通、祺、双、辽等州八百余户来降,命择膏腴地处之。

  八月,呼图克琨还自辽。努格与托迪复以国书来。

  九月,努格复以国书来。

  冬十二月,努格复以国书来。

  三年春三月,耶律努格以国书来。

  夏六月辛卯,辽遣太傅实讷埒等奉册玺来,帝摘册文不合者数事复之。

  秋七月辛亥,辽杨询卿、罗子韦各率众来降,命各以所部为穆昆。

  九月,以辽册礼使失期,诏诸军过江屯驻。

  四年春三月甲辰,帝谓群臣曰:“辽人屡败,遣使求成,惟饰虚辞,为缓师计,当议进讨。其令咸州路统军司治军旅、修器械,具数以闻。”

  四月乙未,帝自将伐辽,以辽使实讷埒、宋使赵良嗣等从行。

  五月壬子,至上京,诏曰:“辽主失道,上下同怨。朕兴兵以来,所过城邑负固不用都攻拔之,降者抚恤之,汝等必闻之矣。今汝国和好之事,反覆见欺,朕不欲天下生灵久罹涂炭,遂决策进讨。比辽宗雄等相继招谕,尚不听从。今若攻之,则城破矣。重以吊伐之义,不欲残民,故开示明诏,谕以祸福,其审图之。”城中人恃御储蓄为固守计。帝亲临督战,克其外城,留守托卜嘉以城降。赵良嗣等奉觞为寿,皆称万岁。是日,赦上京官民。招谕辽副统伊都。进次沃赫河。宗幹劝班师,从之,命分兵攻庆州。伊都袭栋摩于辽河,完颜布达、乌塔等击却之,特库战死。

  五年夏四月乙丑朔,宗翰请伐辽。召诸路预戒军事。

  五月,辽都统伊都等诣咸州降,命与其将吏来见。

  冬十二月辛丑,遣乌赫哩贝勒杲等将兵伐辽,诏曰:“辽政不纲,人神共弃,今欲中外一统,故行讨伐。尔其慎重兵事,择用善谋,赏罚必行,粮饷必继,勿忧降服,勿纵俘掠,见可而进,毋淹师期。事有从权,毋须申禀。”

  六年春正月癸酉,都统杲克高、恩、回纥在城,遂取中京,下泽州。

  二月己亥,宗翰等败辽奚王锡默于北安州,以本部降。都统杲遣使来奏捷,并献所获宝货,诏将谕之。

  三月,都统杲出青岭,宗翰出瓢岭,追辽主于鸳鸯泺。辽主奔西京。宗翰复追至白水泺,不及,获其货宝。进薄西京,降之。希尹追辽主于伊苏部,不及。乙亥,西京复叛。

  夏四月辛卯,复取西京,都统杲趋白水泺。温贝勒昱袭皮室部于德里川,为敌所败。还会扎拉兵,追至潢水北,大破之。耶律坦招来西南诸部,西至夏,其招讨使耶律佛德降。金肃、西平二郡汉军四千人叛去,耶律坦等袭取之。栋摩、罗索招降天德、云内、甯边、东胜等州。是时,山西城邑诸部虽降,人心未固,辽主保阴山。聂哷在燕京。都统杲遣宗望入奏,请帝临军,许之。

  六月戊子朔,帝亲征,发上京。

  秋八月已丑,次鸳鸯泺。都统率官属来见。癸巳,追及辽主于大鱼泺。昱、宗望与辽军战于石辇铎,败之,辽主遁。己亥,帝次居延北。辛丑,中京将完颜珲楚败契丹、奚、汉六万于高州,贝勒玛奇死之。达勒达尔部降。昱、宗望追辽主于谔勒哲图,不及。

  九月庚申,次草泺。栋摩平中京部族之先叛者,及招抚沿海郡县。节度使耶律慎思领诸部入内地。乙丑,归化州降。戊辰,次归化州。丁丑,奉圣州降。

  十月丙戌朔,次奉圣州。蔚州降,以其降臣翟昭彦、田庆皆为刺史,徐兴为团练使。丁酉,昭彦等杀知州事萧观甯等以叛。丙午,复降。

  十一月,诏谕燕京官民,王师所至,降者赦罪、复官。

  十二月,取居庸关。丁亥,次妫州。戊子,次居庸关。庚寅,辽统军都监高陆等来送款。帝至燕京,入自南门,次城南。辽臣左企弓等奉表降。壬辰,御德胜殿,群臣称贺。唯萧妃与官属数人遁去。甲午,命左企弓等抚定燕京诸州县。

  七年春二月乙酉朔,命萨巴招谕兴中府,降之。辽来州节度使田颢、湿州刺史杜师回、迁州刺史高永福、润州刺史张成皆降。夏四月丁亥,遣斡鲁、宗望袭辽主于阴山。遂追辽权六院司喀勒札于白水泺,获之。其宗属秦王、许王等十五人降。闻辽主留辎重青冢,以兵万人往应州,遣卓哩、布达、罗索、尼楚赫等追袭之。宗望追及辽主,决战,大败之,获其子赵王实讷埒及传国玺。时林牙耶律达实壁龙门东二十五里,都统斡鲁闻之,遣卓哩、罗索、马和尚等率兵讨之,生擒达实,悉降其众。耶律纠坚聚众兴中府作乱,讨擒之。纠坚自杀。

  五月己巳,次拉林泺。斡鲁等以赵王实讷埒、林牙达实、驸马儒努等来献,并上所获国玺。宗隽以所获秦王、许王、女额页等来见。

  六月壬午朔,次鸳鸯泺。丙申,帝不豫,命宗翰等驻兵云中以备边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