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古籍 史部 辽史纪事本末

卷二十三 休格将略

辽史纪事本末 李有棠 1799 2021-12-11 11:02

  景宗保甯五年春正月甲子,特哩衮耶律休格代党项,破之,以俘获之数来上。休格,字逊甯。祖实噜,隋国王,父乌苏,南院额尔奇木。休格少有公辅器。初从北府宰相萧斡讨乌尔古、室韦二叛部。应历末,为特哩衮。

  乾亨元年夏六月甲子,宋太宗来侵。北院大王希达等与战于沙河,失利。宋兵进围南京。

  秋七月癸未,耶律沙等及宋师战于高梁河,少却;会帝命休格将五院军往救。兵适至,与耶律色珍分左右冀横击,大败之,追杀三十余里,斩首万余级,休格身被三创。明旦,宋太宗退至涿州,窃乘驴车遁,休格以创不能骑,轻车追至涿州而还。所获器甲、粮馈无算。

  九月己卯,命燕王韩匡嗣、南府宰相耶律沙侵宋,以报围燕之役。诏休格以所部兵从。与宋师战于满城,方陈,宋人诈降,匡嗣信之。休格谏曰:“彼众整而锐,必不肯屈,乃诱我耳。宜严兵以待!”匡嗣不听。休格引兵凭高而视,须臾,南兵大至,鼓噪疾驰。匡嗣仓卒不知所为,士卒弃旗鼓而遁,遂败绩。休格整兵进击,敌乃却,全军而还,诏总南面戍兵。

  二年春正月丁亥,以休格为北院大王。

  冬十月癸未,帝自将侵宋,次南京。己亥,围瓦桥关。

  十一月壬寅,休格败宋兵于瓦桥东。时宋兵来救,守将张师突围出,帝亲督战,休格斩师,余众退走入城。宋陈于水南。将战,帝以休格马介独黄,虑为敌所识,命易以玄甲、金盂,劳之曰:“尔勇过于名,若人人如卿,何忧不克!”师还,拜裕悦。

  四年冬十月辛酉,以休格为南面行军都统,便宜从事。时圣宗新立,萧太后称制,益委任之,因均戍兵,立更休法,劝农桑,修武备,边境大治。

  圣宗统和元年春正月丙子,以休格为南京留守,赐总管印绶,总边事,并赐汤药,榜谕燕民。壬午,涿州刺史安吉奏宋筑城河北。诏休格挠之,不果城。

  秋八月乙巳,诏休格提点元城。

  九月,南京留守奏秋霖害稼,请权停关征,以通山西粟易。从之。

  四年春三月,宋遣曹彬等分道来侵,帝与太后率师往援。命宣徽使布琳为南征都统,以副休格。

  夏四月己亥朔,次南京。复遣穆济、穆尔古勤德等领偏师助休格,仍赐旗鼓、双宽印抚谕将校。癸卯,休格复以捷报,曹彬、米信出雄、易,取岐沟、涿州,克固安,置屯。时北南院、奚部未至,休格兵寡,不敢力战。夜以精骑出两军间,杀其单弱以胁余众,昼则以精锐张其势,使彼劳于防御,以疲其力。又设伏林莽,绝其粮道。彬等食尽,退保白沟。月余,复至。亟引轻兵薄之,伺彼蓐食,击其离伍单出者,且战且却。由是南军自救不暇,结方阵,堑地两边而行。军渴乏井,漉淖而饮,凡四日始达涿州。闻太后军至,彬等冒雨而遁。太后益以锐卒,追及之。彼力穷,环粮车自卫,休格围之。至夜,彬、信以数骑亡去,余众悉溃。追至易州东,闻宋师尚有数万,濒沙河而爨,进击之。宋军死者过半,沙河为之不流。太后旋师,休格以宋尸为京观。请略地至河为界,太后不许。封为宋国王。

  冬十一月丙子,太后南侵宋,以休格为先锋都统。

  十二月己亥,败宋军于望都,遣人献俘。时宋将刘廷让以数万骑并海而出,约与李敬源合兵,声言取燕。休格先以兵扼其要地,会太后军至,接战,杀敬源,廷让走瀛州,擒贺令图、杨重进等。诏休格以下入内殿,赐酒劳之。

  六年春三月己未,休格奏宋事宜,帝亲览之。

  夏四月乙未,帝次南京。戊戌,幸休格第。

  秋七月己亥,赐休格、巴雅尔部诸军战马。

  八月戊午,休格与巴雅尔、纽勒珲捉生,将至易州,遇宋兵,杀其指挥使而还。

  九月丙申,休格遣详衮音德尔献所获宋谍者。

  冬十月己酉,休格献黄皮室详衮徇地莫州所获马匹、士卒。命隶燕京。又送降卒,命给衣裘。

  十二月丙辰,休格献奚详衮雅鲁的获宋谍。

  七年,宋将刘廷让等乘暑潦来攻易州,诸将惮之,独休格率锐卒逆击于沙河之北,杀伤数万,获辎重不可胜计,献于朝。

  三月戊子,赐宋国王休格红珠筋腺,命入内神帐行再生礼,太后赐物甚厚,诏免拜不名。自是宋人不敢北向。至欲止儿啼,乃曰:“裕悦至矣。”

  夏五月辛巳,休格引军至满城,招降卒七百余人,遣使来献,诏隶东京。时燕民疲弊,为省赋役、恤孤寡,戒戍卒毋犯宋境,有马牛逸于北者,悉还之。远近向化,边鄙以安。

  十六年冬十二月丙戌,休格卒。是夕,雨木冰。圣宗辍朝五日,诏立祠南京。休格智略宏远,料敌如神。每战胜,让功诸将,故士卒乐为之用。身更百战,未尝多杀无辜。

  二十一年冬十一月壬辰,休格子道士努、噶济等谋叛,伏诛。余子果巴官节度使;果实终裕悦。孙玛格仕至匡义节度使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