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古籍 史部 辽史纪事本末

卷十六 乌哲定变

辽史纪事本末 李有棠 1801 2021-12-11 11:01

  〔室贤适等附〕

  太宗大同元年夏四月丁丑,帝崩于乐城,世宗行次镇阳,即位。舒噜太后闻之,怒,遣皇子鲁呼以兵逆击,败于泰德泉。世宗军至潢河横渡,隔岸相拒,以耶律乌哲之谋,各罢兵趋上京。

  乌哲,字敌辇,系出孟父房。简重有器识,重然诺。遇事造次,处之从容,人莫能测。博学,知天文。会同间,为特哩衮。时从太后。世宗以其善筹,欲行间,乃设事奉书太后。太后以书示乌哲,对曰:“太后佐太祖定天下,故臣愿竭死力。太后见疑,臣虽欲尽忠,得乎?为今计,莫若和解,事必成,否则,宜速战决胜负。倘人心一摇,国祸不浅,宜裁察!”太后曰:“我若疑卿,安肯以书示汝?”对曰:“鲁呼、永康王皆太祖子孙,神器非移他族,何不可之有?太后当思长策,与永康王和议。”太后曰:“谁可遣者?”对曰:“太后不疑,臣请往。万一永康王见听,社稷之福。”太后乃使授书于帝。帝遣耶律哈斯复书,辞多不逊。乌哲谏曰:“书意若此,国家之忧未艾也!能释怨以安社稷,则臣谓莫若和好。”帝曰:“彼众乌合,安能敌我?”乌哲曰:“即不敌,奈骨肉何!况未知孰胜,借曰幸胜,诸臣之族执于鲁呼者无噍类矣。以此计之,惟和为善。”左右皆失色。帝良久问曰:“若何而和?”对曰:“与太后相见,各舒忿恚,和之不难。不然,决战非晚。”帝然之,遂遣哈斯诣太后约和。往返数日,议乃定。

  始相见,怨言交让,殊无和意。乌哲反复辨难,左右感激大恸。太后曰:“议既定,神器竟谁归?”乌哲曰:“太后若授永康王,顺天合人,复何疑!”鲁呼厉声曰:“我在,乌云安得立!”乌哲曰:“礼有世嫡不传诸弟。昔嗣圣王之立,尚以为非,况公暴戾残忍,人多怨,万口同声,愿立永康王,不可夺也。”太后顾鲁呼曰:“汝亦闻此言乎?汝实自为之!”乃许立帝。帝谓乌哲曰:“汝与朕属尤近,何反助太后?”对曰:“臣以社稷至重,不可轻付,故如是耳。”帝嘉其志。

  世宗天禄二年春正月,耶律天德、萧翰谋反下狱。特哩衮琉格及弟瑸都结天德等为乱,耶律实喇潜告乌哲,乌哲遽引入见,白其事。琉格等不服,事遂寝。未几,琉格邀驾观樗蒲,奉觞上寿,袖刃而进。帝觉,命执之,亲诘其事。琉格自誓,帝复不问。乌哲奏曰:“当使实喇与对状,不可辄恕。”帝曰:“卿为朕鞫之。”乌哲率剑士往讯之,天德等伏罪,诛罚有差。明年,萧翰卒以谋反诛。

  三年,乌哲表列泰甯王察克阴谋事,帝不听。寻拜为右皮室详衮。

  五年秋九月庚申朔,帝自将南侵,次归化州尚和山,察克弑帝。乌哲闻变,亟遣人召诸王及谕禁卫长皮室等同力讨贼。时寿安王归帐,乌哲遣弟冲迎之。王至尚犹豫。乌哲曰:“大王嗣圣子,贼若得之,必不容,群臣将谁事?社稷将谁赖?悔莫及矣!”王始悟。诸将闻乌哲出,相继而至。迟明整兵,出贼不意,围之,遂诛察克。语详察克事中。

  乱既平,穆宗即位,谓之曰:“朕之性命,实出卿手。”命知国事。以逆党财产尽赐之,乌哲固辞。

  穆宗应历五年,以乌哲为北院大王,总山西事。

  景宗保宁元年冬十一月乙巳,北院大王乌哲加裕悦。时宋师围太原,命乌哲率兵往援,至白马岭,遣劲卒夜出,间道疾驰,驻太原西,鸣鼓举火,宋兵以为大军至,惧而宵遁。

  四年,北汉主刘继元遣使来贡,致币于乌哲,乌哲以闻,帝命受之。

  五年夏五月癸亥,乌哲卒,年五十七。帝辍朝三日。后道宗诏上京立祠祭享,树碑以纪其功。

  同时室昉,字梦奇,南京人。会同初第进士。太宗入汴,受诏知制诰,总礼仪事。应历中,累迁翰林学士,出入禁闼十余年。保甯中,兼政事舍人,数延问古今治乱得失,奏对称旨。改南京副留守,决讼平允,人皆便之。擢枢密使,兼北府宰相同平章事,监修《国史》。进《尚书无逸篇》,太后嘉奖。是时,与韩德让、耶律色珍相友善,同心辅政,知无不言,法度修明,朝无异议。

  屡请致仕,令居南京,封郑国公,免拜,赐几杖。统和九年,遘疾,授中京留守,加尚父。七月卒,年七十五,赠尚书令。

  耶律贤适,字阿克展,裕悦罗卜科子。嗜学,有大志,为乌哲所重,尝谓人曰:“是人当国,天下幸甚。”应历中,讨乌尔古还,擢右皮室详衮。景宗立,以功加检校太保,赐推忠协力功臣。加特进、同平章事。保甯二年秋,拜北院枢密使兼侍中。三年,为西北路都部署,忠介肤敏,推诚待人,虽燕息不忘政务。屡决滞狱,百司罔敢懈。

  大丞相高勋、都部署尼哩席宠入恣,及帝姨母、保母势薰灼,贤适患之,言于帝,不报。乾亨初,疾笃,得请。封西平郡王,致仕,卒年五十三。

  子观音,大同节度使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