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古籍 史部 辽史纪事本末

卷十四 世宗之立

辽史纪事本末 李有棠 1839 2021-12-11 11:00

  太宗大同元年夏四月戊寅,世宗即位于镇阳。世宗讳阮,小字乌云。人皇王让国皇帝长子,母曰柔贞皇后萧氏。生而仪观丰伟,内宽外严,善骑射,乐施与,人望归之。人皇王归唐被害,太宗爱之如子。会同九年,从伐晋,求父遗骸葬之。

  大同元年春二月,封永康王。

  夏四月丁丑,太宗崩于乐城。戊寅,奉梓宫次镇阳。时帝崩无遗诏,军中忧惧,不知所为。南院大王耶律吼诣北院大王耶律斡议曰:“天位不可一旷。若请于太后,则必属鲁呼。彼暴戾残忍,讵能子民?必欲厌人望,则当立永康王。”斡然之。及会议。世宗以鲁呼及寿安王在朝,犹豫未决,适安图直宿卫。安图父迪里,尝以谏立太宗,为太后所杀。安图自幼为世宗所怜恤,安图密自结纳。世宗因召问计,对曰:“大王聪安宽恕,人皇王之嫡长,先帝虽有寿安,天下属意多在大王。今若不断,后悔无及。”会有自京师来者,安图诈以鲁呼死传报军中,皆以为信。于是安图诣南、北二大王计之。北院大王斡闻而遽起曰:“吾二人方议此事。先帝尝欲以永康王为储贰,今日之事,有我辈在,孰敢不从?但恐不白太后立之,为国家起衅。”安图对曰:“大王即知先帝欲以永康王为储贰,况王贤明,人心乐附。今天下甫定,稍缓则大事去矣。若白太后,必立鲁呼。且鲁呼残暴,行路共知,果嗣位,如社稷何?”南院大王吼曰:“此言是也。吾计决矣!”乃整军,召诸将定策,立世宗。且令之曰:“大行上宾,神器无主,永康王,人皇王之嫡长,天人所属,当立。有不从者,以军法从事!”诸将以太祖崩时,舒噜太后尝杀酋长及诸将数十人,至是皆惧死,莫不欣然从命。世宗遂即位于柩前。甲申,次定州。命天德、硕格、嘉哩等护梓宫先赴上京。太后闻之,怒,命鲁呼率兵拒之。

  六月甲寅朔,次南京。五院额尔奇木安图、琉格等遣人驰报,请为前锋。至泰德泉,遇鲁呼军,与战,败之。时安图坠马,王子天德驰至,欲以枪刺之,琉格与安图朝于行在,世宗遣郎君勤德等语两军谕解,并使伟王将兵次石桥。太后所使降将李彦韬迎降。

  秋闰七月,次潢河。太后整军拒于横渡。时鲁呼尽执世宗臣僚家属,谓守者曰:“我战不克,先殄此曹!”人皆汹汹,相谓曰:“若果战,则是父子兄弟相夷矣。”相持数日,用乌哲之谋,各罢兵趋上京。语详乌哲事中。已而闻鲁呼与太后复有异谋,迁于祖州,诛司徒华沙及春博里。

  八里壬午朔,尊母萧氏为太后。以崇德宫户分赐南、北院大王各五十,安图、楚补各百。达鲁、搭拉子孙,先以非罪籍没者,归之。癸未,始置北院枢密使,以安图为之,拜裕悦。

  九月丁卯,行柴册礼,群臣上尊号曰天授皇帝。大赦,改元天禄。以安图主东丹国,封明王;察克为泰甯王;琉格为特哩衮;高勋为南院枢密使。

  是年,萧翰矫诏,以许王从益帝中国,引兵北归。汉主刘知远称帝于晋阳,入汴,杀许王及其母王淑妃。

  天禄二年春正月,天德、萧翰、琉格、瑸都等谋反。诛天德,杖萧翰,迁琉格于边,罚瑸都使哈噶斯国。汉主刘知远殂,子承祐立。

  夏四月庚辰朔,南唐遣李朗、王祚来慰且贺,并奉蜡丸书,议攻汉。

  冬十月壬午,南京留守赵延寿卒,以中台省右相德哷代之,封燕王。

  十一月,驻跸彰武南。

  三年春正月,萧翰及公主额伯哩谋反,翰伏诛,额伯哩瘐死狱中。

  秋九月辛丑朔,召群臣议南侵。

  冬十月,遣诸将率兵攻下贝州高老镇,徇地邺都南宫、堂阳。杀深州刺史史万山,俘获甚众。

  四年春二月辛未,泰甯王察克来朝,留侍。是月,建政事省。

  秋九月乙丑朔,如山西。

  冬十月,自将南侵汉。攻下安平、内邱、束鹿等城,大获而还。

  是岁,册皇后萧氏。晋故太后卒。因隐帝被弑,迎刘崇子斌,寻废为湘阴公。

  五年春正月癸亥朔,帝如百泉湖。汉郭威弑其主斌而自立,国号周,遣朱宪来告并致良马。汉刘崇自立于太原。

  二月,周遣姚汉英、华昭胤来,以书辞抗礼,留不遣。

  夏六月辛卯朔,刘崇为周所攻,遣使称侄,乞援,且求封册。即遣燕王德哷、枢密使高勋往册为大汉神武皇帝。南唐遣蒋洪来,乞举兵应援。

  是夏,帝清署百泉岭。

  秋九月庚申朔,自将南侵周。壬戌,次归化州尚和山,祭让国皇帝于行宫。群臣皆醉,察克反,帝遇弑,年三十四。葬显陵。

  诸大臣讨乱党察克及燕王德哷、六院大王朗等皆诛之。立穆宗。初,世宗慕中华风俗,多用晋臣,侮诸宰执而荒于酒色,由是国人不附,诸部数叛,兴兵征讨;犹因北汉、南唐乞兵应援,与周构怨,以及于祸。先是,右皮室详衮乌哲屡表言察克奸邪,不纳。是年七月,帝幸太液谷,留饮三日,察克谋乱,不果。至是至尚和山,察克邀寿安王与语,弗从,遂与瑸都等谋,卒遇害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