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古籍 史部 辽史纪事本末

卷二 埒克等之叛

辽史纪事本末 李有棠 2194 2021-12-11 10:58

  〔察克事附〕

  太祖即位之五年夏五月,皇弟埒克、伊德实、谋反。安图妻讷默库知之,以告,得实。太祖不忍加诛,乃与诸弟登山刑牲,告天地为誓,赦其罪,出埒克为德哷部额尔奇木,封讷默库为晋国夫人。

  六年秋七月丙午,亲征珠巴克,命弟埒克分兵攻平州。

  冬十月戊寅,埒克破平州,还,复与安图等反。壬辰,太祖还,次北阿噜山,闻叛兵阻道,引兵南出十七泺。冀日,次七渡河,诸弟各遣人谢罪。仍许以自新。

  七年春正月甲寅,王师次赤水城。弟埒克等乞降。太祖素服,乘赭白马,肃侍卫以受之。埒克等引退,数遣使抚谕之。

  三月癸丑,次芦水,弟特尔格图为奚王,与安图拥千余骑至,绐称入觐。太祖怒曰:“尔曹始谋逆乱,朕特恕之,使改过自新,尚尔反复,将不利于朕!”遂拘之。以所部分隶诸军。而埒克引某众至伊苏济勒淀,具天子旗鼓,将自立,宣简太后阴道人谕令避去。会玛古纳、古尔阳言车驾且至,众溃,北走,太祖以兵追之。埒克遣伊德实径趋行宫,焚辎重、庐帐,纵兵大掠。舒噜后急遣舒古鲁救之,仅得天子旗鼓而已。其党珊苏库复劫西楼,焚明王楼。太祖至土河,秣马休兵,若不为意。诸将请急追之,太祖曰:“俟其远遁,人各怀土;怀土既切,其心必离,引军乘之,破之必矣!”尽以所俘获分赏将士。

  夏四月戊寅,北追埒克。次穆噜,闻诸弟面木叶山射鬼箭厌禳,乃执叛人嘉哩向彼,亦以其法厌之。至达抡淀,选轻骑追及布札尔河,尽获其党辎重、牲口。先遣兵伏其前路,命北宰相达鲁为先锋,进击之。埒克等众溃至柴河,伏发,合击,大败走之。其党库克济、摩多皆面缚请罪。师次昭图河,大雨暴涨。

  五月癸丑,遣北宰相迪辇率骁骑先渡,遂擒埒克等于榆河。前北宰相萧实噜、伊德实自刭不殊。壬戌,埒克等至行在,太祖还,至大岭。时军久出,辎重不相属,士卒煮马驹为食,孳畜道弊者十七八,物价十位,资械委弃,狼藉数百里。因更埒克名巴尔。

  六月壬辰,次狼河,获逆党伊埒、穆尔,生埋之铜河南轨下。放所俘还,多为裕库哷所掠。遣兵驰击,夺还之。庚子,次阿敦泺,以养子纳喇苏附诸弟叛,以鬼箭射杀之。其余党六千,各以轻重论刑。以额尔奇木珲诱诸弟为乱,不忍显戮,命自投崖而死。纳尔珲名希达,肃祖曾孙,太祖之叔父。黠而辨,险佞者多附之。其子达勒达亦从死。

  秋八月己卯,幸龙眉宫,轘逆党二十九人,以其妻女赐有功将校。所掠珍宝、孳畜,还主;亡其本物者,命责偿其家;不能偿者,赐以其部曲。

  十月癸未,伊实府人达鲁、穆呼尔部人托里以从逆诛。

  八年春正月甲辰,裕库哷部人塔勒满执逆党布呼、伊拉齐等十七人来献,太祖亲鞠之。辞多连宗室,乃杖杀首恶布呼,余并原释。裕悦绥兰之子华格,屡蓄奸谋,太祖每优容之,而反复不悛,召群臣正其罪,并其子罕札俱凌迟死,分其财以给卫士。有司所鞠逆党三百余人,狱既具,太祖以人命至重,死不复生,命赐宴一日。酒酣,歌舞,或戏射、角牴,尽欢。明日,乃以轻重行刑。首恶埒克,其次特尔格,太祖犹弟之,不忍窴法,杖而释之。以伊德实、安图性本庸弱,为埒克所使,悉贳其罪。前裕悦哈达拉子嘉哩、埒克妻实喇勒济实预逆谋,命皆绞杀之。伊德实妻聂哷,胁从,安图妻讷默库,尝有忠告,并免。因谓左右曰:“诸弟性虽敏黠,而蓄奸稔恶。尝自矜有出人之智,安忍凶狠,奚壑可塞而贪黜无厌。昵比群小,谋及妇人,同恶相济,以危国祚。虽欲不败,其可得乎?北宰相实噜妻伊埒达衮于国至亲,一旦负朕,从逆病死,此天诛也。嘉哩幼与朕同寝食,眷遇之厚,冠于宗属,亦与其父背大恩而从不轨,兹可恕乎?”

  秋七月丙申朔,有司上诸帐族与谋逆者三百余人罪状,皆弃市。太祖叹曰:“致人于死,岂朕所欲!若止负朕躬,尚可容贷。此曹恣行不道,残害忠良,涂炭生民,剽掠财产,有国以来所未尝有。实不得已而诛之。”

  神册二年夏六月乙巳,埒克因太祖南征,与其子萨布、巴里岱叛入幽州。

  三年春正月丙申,以安图为大内特哩衮,命攻云州及西南诸部。

  夏四月乙巳,特尔格谋叛,事觉,知有罪当死,预为营圹,而诸戚请免。太祖素恶其弟妻纳尔珲,曰:“纳尔珲能代其死则从。”纳尔珲自缢圹中,乃赦特尔格不诛。

  天显元年春二月丙午,渤海平,改为东丹国,册太子贝为人皇王以主之。命特尔格为左大相,未几卒。又命伊德实为政事令,辅东丹王,舒噜后使人于路缢杀之。重熙中追封许国王。

  三月,安边、鄚颉、定理三府叛,遣安图讨平之。太宗立,委任如常,至世宗时,出主东丹国,封明王。其子察克,字乌新,善骑射,太祖自其幼时即谓有反相。世宗立,安图阴怀二志,察克劝其归命,寻封为泰甯王。会安图为西南大详衮,察克佯与父恶,阴遣人白于帝,帝召领钮祜禄军,出入禁中,数被恩遇。耶律乌哲白其奸,帝不信。

  天禄五年秋九月庚申朔,世宗自将南征,次归化州尚和山,祭让国皇帝于行宫。群臣皆醉,察克与耶律瑸都等作乱,遂弑之,及太后,因僭号。乌哲以兵围行宫,察克并弑皇后。仓皇出阵,众溃,知事不济,与林牙耶律迪里谋出降。穆宗因遣迪里诱执,脔杀之。诸子皆伏诛。赦安图通谋罪,放归田里,其党皆诛死。世宗朝为特哩衮,琉格弟瑸都为皮室祥衮,均与萧翰谋逆,释不诛。琉格后请帝博,欲因进酒弑逆,帝觉之,不果,被囚。一日,召琉格,锁项以博,帝问:“汝实反耶?”誓曰:“臣有反心,必生千顶贳之,乌哲固争。命按问,具服。诏免死,流于乌尔古部,果以生千顶疽死。瑸都复预察克之谋,凌迟死。异母弟二人:科科里、希斯,亦以谋反诛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