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古籍 史部 辽史纪事本末

卷十一 石晋背盟

辽史纪事本末 李有棠 3482 2021-12-11 11:00

  太宗天显十一年秋八月庚午,自将往援河东节度使石敬瑭。

  冬十一月丁酉,册敬瑭为大晋皇帝。

  十二月,晋帝入洛,唐主从珂自焚死。晋命桑维翰为文,纪帝功德。帝命近侍塔鲁存问晋帝。庚寅,发太原。闻洛阳既克,遣郎君济勒台抚慰之。

  十二年春二月癸卯,晋遣唐所掠郎君埒克、文班吏萧岱尔还朝。

  三月庚申,晋遣使来贡。丁卯,晋天雄节度使范延广请内附,不许。使郎君达里库、美楞德哷使晋。

  秋八月庚子,晋遣使以都汴及讨降范延广来告。是后信使不绝。

  是年,晋两遣使来上尊号,及归雁门以北与幽、蓟之地,并岁贡帛三十万匹,诏不许。

  会同元年夏五月甲寅,晋复遣使请上尊号,从之。

  秋七月癸亥,遣使赐晋马。丁卯,遣呼喇台使晋。戊辰,遣中台省右相耶律苏哷、特尔格使晋,临海节度使赵思温副之,册晋帝为英武明义皇帝。

  冬十一月丙午,帝御开皇殿,召见晋使。壬子,冯道、刘昫等,遂册上两宫尊号。公卿百官皆放中国,并参用中国人。是月,晋复遣赵莹来贺,并以幽、蓟十六州及图籍来献。

  十二月戊戌,遣通果、阿巴使晋,制加晋冯道、刘昫等官有差。

  二年春正月戊申,晋遣使来贡珍币,命分赐群臣。

  秋闰七月乙酉,遣迪里赐晋良马。

  八月乙丑,晋复遣使贡岁币,奏输戌、亥二岁金币于燕京。

  三年春正月壬辰,遣陪谒、阿巴使晋致生辰礼。晋以升、镇、忻、代之吐谷浑来归。

  三月己巳,如南京。晋遣使来觐。

  秋七月己卯,以安重荣。据镇州叛晋,诏严边备。辛卯,晋遣使请行南郊礼,许之。

  四年春二月己未,晋遣杨彦询来贡,且言安重荣跋扈状,遂留不遣。安重荣执辽使伊喇。

  夏四月己卯,晋遣使进樱桃。

  五月庚辰,吐谷浑额尔奇木苏等叛入晋。遣德哷往谕晋及太原守臣。

  冬十一月丙寅,晋以讨安重荣来告。未几平之,遂遣杨彦询归,并罢戍兵。

  五年春正月戊辰,晋函安重荣首来献。

  夏六月乙丑,晋主敬瑭殂,子重贵立。遣使来告哀,辍朝七日。使人如晋吊祭。

  秋七月庚寅,晋遣金吾卫大将军梁言、判四方馆事朱崇节来谢,书称孙不称臣,命客省使乔荣让之。景延广答曰:“先帝则圣朝所立,今主乃我国自册。为邻称孙则可,奉表称臣则不可。”荣还,具奏之,帝始有南伐意。丁未,晋遣使以祖母哀来告。

  八月甲子,晋复襄州。戊辰,诏河东节度使刘知远送叛臣乌尔古指挥使由燕京赴阙。癸酉,遣天城节度使萧拜牲吊祭于晋。

  九月壬辰,遣使贺晋帝嗣位。

  冬十二月癸亥,晋遣使来谢。

  六年春二月乙卯,晋遣使进先帝遗物。辛酉,晋遣使请居汴,许之。

  三月丁未,晋以至汴,遣使来谢。

  夏五月己亥,遣使如晋致生辰礼。

  秋八月己未,帝如奉圣州。晋遣其子延煦来朝。

  冬十一月辛卯,上京留守耶律迪辇得晋谍,知有二心。

  十二月丁未,如南京,议侵晋。命赵延寿、赵延昭、安图、嘉哩等由沧、恒、易、定分道而进,诸军继之。

  七年春正月甲戌朔,赵延寿、延昭率前锋五万骑次任邱。丙子,安图入雁门,围忻、代。己卯,赵延寿围贝州,其军校邵珂开南门纳国兵,太守吴峦投井死。已丑,次元城。授延寿魏、博等州节度使,封魏王,率所部屯南乐。丙申,遣兵攻黎阳,晋将张彦泽来拒。辛丑,晋遣使来修好,诏割河北诸州,及遣桑维翰、景延广来议。

  二月甲辰,攻博州,刺史周儒以城降。晋平卢节度使杨光远密道国兵自马家口济河,晋将景延广命石斌守麻家口,白再荣守马家口。未几,周儒引满达营于河东,攻郓州北津以应光远。晋遣李守贞、皇甫遇、梁汉璋、薛怀让将兵万人,缘河水陆俱进。国兵围晋别将于戚城,晋主自将救之,国兵解去。守贞等至马家口,满达等遣步卒万人筑营垒,骑兵万人守于外,余兵屯河西。渡未已,晋军薄之,国兵不利。

  三月癸酉朔,赵延寿言,晋诸军沿河置栅,皆畏怯不敢战。若率大兵直抵澶渊,据其桥梁,晋必可取。是日,晋兵据澶渊,其前军高行周在戚城,乃命延寿、延昭以数万骑出行周右,帝以精兵出其左。战至暮,复以劲骑突其中军,晋军不能战。会谍言晋军东面数少,沿河城栅不固,乃急击其东偏,众皆奔溃。纵兵追及,遂大败之。壬午,留赵延昭守贝州,徙俘户于内地。

  夏四月癸丑,还次南京。辛未,如凉陉。

  五月癸酉,耶律巴哩岱奏破德州,擒刺史尹居璠及将吏二十七人。

  秋七月己卯,晋杨光远遣人奉蜡丸书。辛卯,晋遣张晖奉表乞和,留不遣。

  八月,晋镇州兵来袭飞狐,大同节度使耶律恭噶战败之。

  冬十一月壬申,诏徵诸道兵,以闰月朔会温榆河北。

  十二月癸卯,南侵。甲子,次古北口。

  闰月己巳朔,阅诸道兵于温榆河。己卯,围恒州,下其九县。

  八年春正月庚子,分兵攻邢、洺、磁三州,杀掠殆尽,入邺都境。张从恩、马全节、安审琦兵悉陈于相州安阳水之南。皇甫遇与濮州刺史慕容彦超将千骑来觇国兵。至邺都,遇国兵数万,且战且却,至榆林店。国兵继至,遇与彦超力战百余合,遇马毙,步战,审琦引骑兵踰水以救,国兵乃还。

  二月,围魏,晋将杜重威来救。戊子,晋将折从阮取胜州。

  三月戊戌,拔祁州,杀其刺史沈斌。庚戌,杜重威、李守贞攻泰州。戊子,赵延寿率前锋薄泰城。已未,重威、守贞引兵南遁,追至阳城,大败之。复以步卒为方阵来拒,与战二十余合。壬戌,复搏战十余里。癸亥,围晋兵于白团卫村,晋军下鹿角为营。是夕大风。至曙,命铁鹞军下马,拔其鹿角,奋短兵入击。顺风,纵火扬尘以助其势。晋军大呼曰:“都招讨何不用兵,令士卒徒死!”诸将皆奋出战。张彦泽、药元福、皇甫遇出兵大战,诸将继至,国兵却数百步。风益甚,昼晦如夜。符彦卿以万骑横击国兵,步卒并进,国兵不利。帝乘奚车退十余里,晋追兵急,获一橐驰乘之乃归。晋兵退保定州。

  夏四月甲申,还次南京,杖战不力者各数百。

  六月丁亥,赵延寿奏晋兵袭高阳,戍将击走之。

  秋七月乙卯,晋遣孟守中奉表请和,仍以前事答之。

  九年夏五月庚戌,晋易州戍将孙方简请内附。

  秋七月辛亥,诏徵诸道兵。

  八月,帝自将南侵。

  九月壬辰,阅诸道兵于渔阳西枣林淀。张彦泽来侵,赵延寿与战于定州,败之。

  冬十一月戊子朔,进围镇州。丙申,先遣候骑报晋兵至,遣精兵断河桥,晋兵退保武强。南院大王达年、将军高模翰分兵由瀛州间道以进,杜重威遣贝州节度使梁汉璋率众来拒。与战,大败之,杀汉璋。杜重威、张彦泽引兵据中渡桥,赵延寿以步卒前导,高彦温以骑兵乘之,追奔逐北,僵尸数万,斩其将王清,宋彦筠赵水死。重威等退保中渡寨。义武节度使李殷以城降,遂进兵,夹滹沱而营。去中渡寨三里,分兵围之。夜则列骑环守,昼则出兵抄掠。复命大内特哩衮耶律舒库尔及赵延寿分兵围守。自将骑卒,夜渡河出其后,攻下乐城,降骑卒数千。分遣将士据其要害。下令军中预备军食,三日不得举烟火,但获晋人则黥而纵之。诸馈运见者皆弃而走。于是晋军内外隔绝。

  十二月丙寅,杜重威、李守贞、张彦泽等率所部二十万众来降。帝拥数万骑,临大阜,立马以受之。授重威守太傅,邺都留守,守贞天平节度使,余各领旧职。分降卒半付重威,半以隶延寿。命御史大夫嘉哩、监军富珠哩、张彦泽持诏入汴,谕晋帝母李氏,以安其意,召桑维翰、景延广先来。骑兵千人守魏,自率诸军而南。壬申,嘉哩等至汴,晋帝素服拜命,舆母李氏奉表请罪。初,晋帝绝和好,维翰数谏弗从,至是彦泽杀之,绐言自经死。诏收葬之,复其田园第宅,仍厚恤其家。甲戌,彦泽迁晋帝及其母若妻于开封府署,以控鹤指挥使李荣督兵卫之。壬午,次赤冈。晋帝举族出封邱门,稾索牵羊以待。帝不忍临视,命改馆封禅寺。晋百官缟衣纱帽,俯伏待罪。帝曰:“其主负恩,其臣何罪?”命领职如故。即授安叔千金吾卫上将军。叔千出班独立,帝曰:“汝邢州之请,朕所不忘。”乃加镇国节度使,盖在邢尝密请内附也。将军康祥执景延广来献,诏以牙筹数其罪,凡八。絷送都,道自杀。

  大同元年春正月丁亥朔,备法驾,御崇元殿,受百官贺。戊子,以枢密副使刘敏权知开封府。杀秦继旻、李彦绅及郑州防御使杨承勋。以其弟承信为平卢节度使,袭父爵。以承勋杀判官邱涛及弟承祚等,劫父归晋故也。已丑,以张彦泽擅徙晋帝开封,杀维翰,纵兵大掠,不道,斩之于市。晋人脔食之,立尽。辛卯,降晋帝为崇禄大夫,封负义侯。癸巳,以张砺为平章事,晋李崧为枢密使,冯道守太傅、和嶷为翰林学士。余拜官有差。癸卯,遣赵莹冯玉、李彦韬将三百骑,送负义侯及其母李氏、太妃安氏、妻冯氏、弟重睿、子延煦、延宝等于黄龙府安置,以宦官、宫女百余人从。

  三月丙戌朔,以萧翰为宣武节度使。壬寅,晋诸司僚吏、嫔御、宦寺、方技、百工、图籍、历象、石经、铜人、明堂刻漏、太常乐谱、诸宫悬、卤簿、法物及铠仗,悉送上京。所归顺七十六处,得户一百九万百一十八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