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文学 侠义小说 飞刀又见飞刀

第八回 公孙太夫人

飞刀又见飞刀 古龙 7927 2021-10-19 19:54

  “你要我回去,我就跟你回去。你至少也应该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我要喝酒,要痛痛快快地喝一顿。”

  “好,我请你喝酒。”铁银衣说:“我一定让你痛痛快快地喝一顿。”

  高地,高地上一片平阔。秋风吹过,不见落叶,因为这一块原野上连一棵树木都没有。

  可是一夜之间,这地方忽然变了。忽然有二十余顶戴着金色流苏的帐篷搭起,围绕着一顶用一千一百二十八张小牛皮缝成的巨大帐篷。

  这是早上的事。

  前一天才来过的牧人,早上到了这里都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。

  到了中午,人们更吃惊了,更没法子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草地上忽然铺起了红毡,精致的木器、桌椅、床帐,一车一车地运来。分配到不同的帐篷里。

  主篷里的餐桌上已经陈设好纯金和纯银的酒具。

  然后来的是七八辆宽阔的大车,从车上走下来的是一些肚子已经微微突起的中年人,气派好像都很大,可是脸上却仿佛戴着一层永远都洗不掉的油腻。

  很少有人认得他们,只听见远处有人在吆喝。

  “天香楼的陈大师傅,鹿鸣春的王大师傅,心园春的杜大师傅,玉楼春的胡大师傅,状元楼的李大师傅,奎元馆的林大师傅,都到了。”

  黄昏前后,又来了一批人。来的是一辆辆骏马香车,从车上走下来的是一些被侍儿、丫环、艳女、俊童围绕着的绝色美人,每一个都有她们特出的风采和风格,和她们独特的吸引力。

  她们被分配到不同的帐篷里去。

  最后到达的当然是铁银衣和李坏

  李坏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帐篷里已经亮起了辉煌灿烂如白昼的灯火。

  李坏瞪起了眼,瞪着眼笑了。

  “别人都说铁大总管向来手笔之大,天下无双。那倒是真的一点都不假。”

  “我答应你,我要痛痛快快地请你喝一顿,要请就要请得像个样子。”

  “看这个样子,今天晚上我好像非醉不可。”

  “那么你就醉吧!”铁银衣说,“我们不是朋友,可是今天晚上我可以陪你醉一场。”

  “我们为什么不是朋友?”李坏问。

  铁银衣看着他,眼中的表情又变得非常沉重严肃。

  “一定要记住,你是李家的二少爷,以你现在的身份和地位,天下已经没有一个人配做你的朋友。”

 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接着说:“你更要记住,喝完了今天晚上这顿酒之后,你大概也没有什么机会再像这样子喝酒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现在你已是天下无双的飞刀传人。”铁银衣的神色更沉重。“要做这种人就一定要付出非常痛苦的代价。”

  “那么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人?”

  “因为你天生就是这种人,你根本就别无选择的余地。”

  “难道我就不能活得比较快乐点?”

  “你不能。”

  李坏又笑了。“我不信,我就偏要想法子试一试。”

  不管最后酒醒会多么消沉颓废,情绪低落。在喝酒的时候总是快乐的,尤其是在琥珀樽前美人肩上。

  所以李坏喝酒。

  铁银衣也喝,喝得居然不比李坏少。

  这个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纵横天下,杀人如麻,脸上从来没有露出过丝毫情感的老人,心里难道也有什么解不开的结?一定要用酒才能解得开。

  酒已将醉,夜已深。

  在夜色最黑最深最暗处,忽然传出一阵奇异而诡秘的声音,就好像蚊虫飞鸣时那种声音一样,又轻又尖又细,可是从那么远那么远的地方传来听起来还是非常清楚,就像是近在身边一样。

  铁银衣那两道宛如用银丝编织起来的浓眉,忽然皱了皱。

  李坏立刻问他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没事,喝酒。”

  这一大觞酒刚从咽喉里喝下去的时候,就看见一个人从帐篷外走了进来。

  一个非常奇怪的人,用一种非常奇怪的姿态和步伐走了进来。

  这个人就好像一面跳舞一面走进来的一样。

  这个人的腰就像是蛇一样,甚至比蛇更灵动柔软,更善于转折扭曲。随随便便地就可以从一个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角度扭转过来。忽然间又从一个任何人都想像不到的方向扭转出去。扭转的姿势又怪异又诡秘又优美而且带着种极原始的诱惑。

  这个人的皮肤就像是缎子一样,却没有缎子那种刺眼的光泽。

  它的光泽柔美而温和,可是也同样带着种原始的诱惑力。

  这个人的腿笔直而修长,在肌肉的跃动中,又带着种野性的弹力和韵律。

  一种可以让每个男人都心跳不已的韵律。

  就随着这种韵律,这个人用那种不可思议的姿态走进了这个帐篷。

  大家的心跳都加快了,呼吸却似已将停止,就连李坏都不例外。

  后来每当他在酒后碰到一个好友的时候,他都会对这个人赞美不已。

  “那个人真是个绝世无双的美人,我保证你看见他也会心动的。”李坏说,“我保证只要还是个男人的男人,看见他都会心动的。”

  “你呢?你的心有没有动?”

  “我没有。”

  “难道你不是男人?”

  “我当然是个男人,而且是个标准的男人。”

  “那么你的心为什么没有动?”

  “因为那个人也是个男人。”

  于是听的人大家都笑倒。

  这个远比世界上大多数女人都有魅力的男人,扭舞着走到铁银衣和李坏面前,先给了李坏一个简直可以把人都迷死的媚眼。然后就用一双十指尖尖,如春笋的玉手把一个织锦缎的盒子放在他们的桌子上。

  然后他又给了李坏一个媚眼,当然也没有忘记给铁银衣一个。

  他的腰肢一直不停地在扭舞。

  他的腰真软。

  李坏居然觉得自己的嘴有点发干。

  铁银衣却只是冷冷地看着,神色连动都没有动。

  这个人用最妩媚的态度对他嫣然一笑,旋风般的一轮转舞,人已在帐篷外。

  他的笑,他的舞,已足然使在座的名妓、美人失去颜色,只有铁银衣仍然声色不变。

  “你真行。”李坏说,“看见了这样的女人,居然能无动于衷。”

  “他如果是女人,我一定会把他留下来的,只可惜他不是。”

  “他不是女人?”

  “他跟本就不是人,既不是男人,也不是女人。”

  “他是什么?”

  “他只不过是个人妖。”铁银衣说,“饱州六妖中的一妖。”

  李坏不笨。

  “我明白了,只不过还是有点不懂,这个人妖来找你干什么?”

  “你为什么不先看看这个盒子里有什么?”

  打开盒子,李坏愣住了。无论谁打开这个盒子都会愣住的。

  在这个铺满了红缎的盒子里装着的,赫然只不过是一颗豆子,一颗小小的豆子。

  一颗豆子有什么稀奇?

  一颗豆子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?为什么要一个那么怪异的人,用那么怪异的方法送到这里来?

  李坏想不到,所以才愣住。

  “你郑重其事要我看的就是这样东西。”李坏问铁银衣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这样东西看起来好像只不过是一颗豆子而已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铁银衣的表情仍然很凝重,“这样东西看起来本来就只不过是一颗豆子而已。”

  “一颗豆子有什么了不起?”

  “一颗豆子当然没有什么了不起。”铁银衣说,“如果它真的是一颗豆子,当然没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  “难道这颗豆子并不是一颗真正的豆子?”

  “它不是。”

  “那么它是什么?它不是豆子是什么?它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

  铁银衣的神色更凝重,一个字一个字地说:“它绝不是什么玩意儿。”

  “它不好玩?”

  “绝不好玩,如果有人要把它当做一个好玩的玩意儿,必将在俄顷间死于一步间。”

  李坏又愣住了。

  李坏绝不是一个常常会被别人一句话说得愣住的人,可是现在铁银衣说的话却使他完全不懂。

  “它是一种符咒,一种可以在顷刻之间致人于死的符咒。”

  “我想起来了。”李坏叫了起来道,“这一定就是紫藤花下的豆子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听说紫藤花如果把这种豆子送到一个人那里去,不管那个人是谁,只要看见这颗豆子,就等于已经是个死人了。”

  “是的,”铁银衣道,“所以我才说这颗豆子是一种致命的符咒。”

  “接到这种豆子的人真的全都死了?真的没有一个人能例外?”

  “没有!到目前为止还没有。”

  “听说她是个女人,什么样的女人有这么厉害?”

  铁银衣又沉默了很久,才一个字一个字地说:“你还年轻,有些事你还不懂,可是你一定要记住,这个世界上厉害的女人远比你想像中的多得多。”

  李坏忽然也不说话了。

 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月神,又想起了可可。

  ——她们算不算是厉害的女人?

  李坏不愿意再想这件事,也不愿意再想这个问题,他只问铁银衣。

  “你见过紫藤花没有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李坏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,脸上又露出了那种他特有,也不知道是可恶还是可爱的笑容。

  “那么这颗豆子就一定不是送给你的。”李坏说,“所以它就算真的是一种致命的符咒,她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  铁银衣盯着他看了很久,冷酷的眼睛里仿佛露出了一点温暖之意,可是声音却更冷酷了。

  “难道你认为这颗豆子是给你的?难道你要把这件事承担下来?”

  李坏默认。

  铁银衣冷笑道:“喜欢称英雄的年轻人,我看多了。不怕死的年轻人,我也看得不少。只可惜这颗豆子你是抢不走的。”

  “我真的抢不走?”李坏问。

  铁银衣还没有开口,李坏已经闪电般出手,从那个织锦缎的盒子里,把那个致命的豆子抢了过来。豆子从他掌心里面一下子弹起,弹入他的嘴,一下子就被他吞进了肚子。就好像一个半醉的酒鬼在吃花生米一样。然后又笑嘻嘻地问铁银衣。

  “现在是我抢不走你的豆子,还是你抢不走我的豆子?”

  铁银衣变色。

  因为这句话刚说完,李坏脸上那种顽童般的笑容就已冻结,忽然间就变得说不出的诡异可怖,就好像是一个被冻死的人一样。

  如果你没有看见过被冻死的人,你绝对想像不到他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子。

  铁银衣的瞳孔在收缩,全身的肌肉都在收缩。

  如果你没有看到铁银衣现在的表情,你也绝对想像不到这样一个如此冷静冷酷冷漠的人,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  这时候那种蚊鸣般奇异的声音又响起来了,听起来虽然还是很清楚,可是仍然仿佛在很远。

  其实呢?其实已经不远。

  这种声音居然是从一把胡琴的琴弦上发出来的。

  蚊子当然不会拉胡琴,只有人才会拉胡琴。

  一个丰满高大艳丽、服饰华贵、虽然已经徐娘半老,可是她的风韵仍然可以让大多数男人心跳的女人,扶着一个憔悴枯瘦矮小、衣衫褴褛满头白发苍苍的老人,忽然出现在帐篷里。

  他们明明是一步一步慢慢地搀扶着走进来的。

  可是别人看见他们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这帐篷里了。

  老人的手在拉着胡琴。

  一把破旧的胡琴,弓弦上的马尾已发黑,琴弦有的也已经断了,发出来的声音就好像蚊鸣般让人觉得说不出的烦厌躁闷。

  老人的脸已经完全干瘪,一双老眼深深地陷入眼眶里,连一点光彩都没有,原来竟是个瞎子。

  他们进来之后就安安静静地站在门边的一个角落里。既不像要来乞讨,也不像是个卖唱的歌者。

  可是每个人都没法子不注意到他们,因为这两个人太不相配了。

  更令人惊奇的是,胡琴虽然就近在面前,可是如蚊鸣的琴声仍然是像从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。

  只有一个人不注意他们,连看都没有看过他们一眼,就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  这个人就是铁银衣。

  这时候李坏不但脸上的笑容冻结僵硬,全身却都好像冻结僵硬。

  事实上,任何人都应该能够看得出,就算他现在还没死,离死也已不远了。

  奇怪的是,铁银衣现在反而却好像变得一点都不担心,好像李坏的死跟他并没有什么关系,又好像他自己也有某种神秘的符咒,可以确保李坏绝不会死的。

  蚊鸣的胡琴声已经听不见了。

  帐篷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节奏强烈明快而奇秘的乐声,也不知道是什么乐器吹奏出来的。

  刚才那个腰肢像蛇一般柔软扭动的人,又跳着那种同样怪异的舞步走了进来。

  不同的是,这次他不是一个人来的。

  这次来的有七个人,每个人看起来都和他同样怪异妖媚,随着乐声,跳着各式各样怪异妖媚的舞步,穿着各式各样怪异妖媚的舞装,把自己大部分胴体都暴露在舞衫外,看起来甚至比那些由波斯奴隶贩子,从中东那一带买去的舞娘更大胆。

  这些人当然也全都是男的。

  乐声中带着种极狂野性的挑逗,他们舞得更野。

  这种乐声和这种舞使人虽然明明知道他们是男的,也不会觉得到心。

  就在这群狂野舞者的腰和腿扭动间,大家忽然发现他们之中另外还有一个人。

  他们是极动的,这个人却极静。

  他们的胴体大部分都是裸露着的,这个人却穿着一件一直拖长到脚背的紫色金花斗篷,把全身上下都完全遮盖,只露出了一张脸。

  一张无论谁只要看过一眼,就永生再也不会忘记的人。

  因为这张脸实在丑得太可怕,可是脸上却又偏偏带着种无法形容的媚态,就好像随时随地都可以让每一个男人都完全满足的样子。

  有人说,丑的女人也有媚力的,有时候甚至比漂亮的女人更能令男人心动,因为她的风姿态度,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都能挑逗起男人的欲望。

  看到了这个女人,这句话就可以得到证实。听到了她的声音,更没有人会对这句话怀疑。

  她的声音沙哑而低沉。

  她对铁银衣笑了笑,就慢慢走到李坏面前,凝视着李坏,看了很久。

  “这个人就是李坏?”她问铁银衣。

  “他就是。”

  “可是我倒觉得他一点都不坏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他非但一点都不坏,而且还真是条好汉。像他这种男人连我都没见过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敢把我的豆子一口吞到肚子里的人,普天之下,他还是第一个。”

  铁银衣故意用一种很冷淡的眼色看着这个女人,故意用一种很冷淡的声音说话。

  “豆子好像本来就是给人吃的,普天之下每天也不知道有多少豆子被人吃下肚子。”

  “可是我的豆子不能吃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无论谁吃下我的豆子都非死不可,在一个对时间就会化为脓血。”

  铁银衣冷笑。

  “你不信?”这个女人问他。

  铁银衣还是在冷笑。

  这种冷笑的意思很明显,那就是说他把她说的话完全当做放屁。

  这个女人也笑了,笑得更柔媚。

  “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铁银衣冷冷地说,“你就是紫藤花。”

  “你既然知道我是谁,为什么还不相信我的话?”

  “因为我也知道李坏绝不会死。”

  “你错了。”紫藤花柔声道,“我可以保证无论谁吃下我的豆子都会死的,这位李坏先生也不能例外。”

  “这位李坏先生就是能例外。”

  他的声音中充满自信,无论谁都知道铁银衣绝不是一个愚蠢无知的人,他能说出这种话绝不是没有理由的,所以紫藤花已经开始觉得有些奇怪了。

  “为什么?为什么他能例外?”

  “因为公孙太夫人。”

  公孙太夫人,听起来最多也只不过是个老太婆的名字而已,最多也只不过是一个比别的老太婆有名一点,有钱一点,活得比较长一点的老太婆而已。

  可是像紫藤花这样杀人如斩草的角色,听见这个名字,脸上的媚力好像也变得有点减少了。

  铁银衣还是用那种非常冷淡的声音说:

  “我想你一定也知道公孙太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,也应该知道她做的是什么事。”

  紫藤花也故意用一种同样冷淡的声音说:

  “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人,听说她也只不过是个只要有人出钱就肯替人杀人的凶手而已,只不过价钱比较高一点而已。”

  “只不过如此而已?”

  “除此以外难道这个人还有什么不得了的地方?”

  “如果你真的不知道,那么我可以告诉你。”铁银衣说,“一百七十年来,江湖中最可怕的杀手,就是这位公孙太夫人。当今江湖中资格最老,身价最高的杀手也就是这位公孙太夫人。”

  “我好像听说过还有一位月光如刀,刀如月光的月神。”紫藤花故意问,“江湖中是不是真的有这么样一个人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你见过她?”

  “没有。”铁银衣说,“她也像阁下和公孙太夫人一样,都是很难见得到的人。”

  紫藤花的媚笑如水,“可是你今天已经见到了我。”

  铁银衣道:“那只不过是因为你认为李坏已死,只要你和你的饱州六妖一到,我们这些看到过你的人,也都必死无救。”

  紫藤花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  “你真是个周到的人,替别人都能想得这么周到。”

  “幸好你不是我这种人。”铁银衣说,“有很多事你都没有想到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至少你没有想到公孙太夫人今天也会来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公孙太夫人也像月神和你一样,都不是轻易肯出手的人,可是只要有人真能出得起你们的价钱,你们也答应出手,你们就必定会现身。”

  铁银衣又说:“只要你们一现身,就绝不会让别人抢走你们的生意,你们两位都同样绝不会让你们要杀的人死在别人手里。”

  紫藤花承认。

  “这一点江湖中人人都知道,本来根本用不着我多说的。”铁银衣说。

  “那么你现在为什么要说?”

  “因为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。”

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“一个人只能死一次,如果你们两位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,同时要杀一个人,那么这个人应该死在谁的手里?”

  紫藤花无疑也觉得这个问题很有趣。所以想了很久之后才问铁银衣。

  “你看呢?”

  “我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看法,我只不过知道一件事实而已。”

  “什么事实?”

  “公孙太夫人,自从第一次出手杀崂山掌门一雁道长于渤海之滨后,至今已二十二年,根据武林中最有经验,最有资格的几位前辈的推测和判断,她又曾出手过二十一次,平均每年一次,杀的都是当代武林中的顶尖人物。”

  “这些老家伙又是根据什么来判断的?”

  “根据公孙太夫人出手杀人的方式和习惯。”

  “他们判断出什么?”

  “二十一年来,公孙太夫人出手杀人从未被人抓到过一点把柄,也从未发生过一点错误,当然更从未失手过一次。”

  紫藤花又笑了。

  “这个记录其实我也听人说过。”她问铁银衣,“我呢?”

  “你杀的人当然比她多。”铁银衣说,“你从十三年前第一次刺杀杨飞环于马埠坡前,至今已经杀了六十九人,杀的也都是一流高手,也从未有一次失手。”

  “那么算起来我是不是比公孙太夫人要强一点?”紫藤花媚笑着问。

  “这种算法不对。”铁银衣说,“你比她要差一点,并且好像还不止差一点而已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你在这七十次杀人的行动中,最少曾经出现过十三次错误,有的是时间上算得不准,有的是未能一击致命,还有两次是你自己也负了伤。”铁银衣冷冷地说,“这十三次的错误,每一次都可能会要你的命。”

  他冷冷淡淡地看着紫藤花,冷冷淡淡地下了个结论:“所以你是绝对比不上公孙太夫人。”

  紫藤花的笑好像已经笑得没有那么冶艳妩媚了,她又问铁银衣。

  “你的意思是不是说,如果今天公孙太夫人也到了这里,也要杀我们这位李先生?那么李先生就一定会死在她手里?”

  “我的意思大概就是这样子。”铁银衣说。

  “如果公孙太夫人不让她要杀的人死在你手里,那么阁下大概就杀不死这个人。”

  紫藤花又盯着李坏看了半天,脸上又渐渐露出那种令人无法抗拒的笑容。

  “这一次你大概错了,我们这位李先生现在好像已经是个死人了。”紫藤花说,“你自己也说过,一个人最多只能死一次。”

  他说的不错。

  一个人绝对只能死一次,一个人如果已经死在你手里,就绝对不可能再死在第二个人手里。

  这个不争的事实,没有人能否认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