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典文学 其他 纪效新书

卷十八 治水兵篇

纪效新书 戚继光 11212 2021-09-29 16:41

  —、兵船束伍法

  每福船一只,捕盗一名,舵工二名,缭手二名,扳招一名,上斗一名,碇手二名。上用甲长五名,每甲兵十名。

  以上如与贼逼近船边,一时遇巧,不拘何人用何器,但能奋勇当锋,用火药火器成功,用刀枪战杀有功,各为首者,俱以破格奇功论。

  每甲长一名,管兵十名。甲长小旗一面,照方色。

  今以见在船分之,福船二只,海沧船一只,艟乔船二只,为一哨,立一哨官。左右二哨官为一营,立一领兵官。以松门关分右后二营,海门关分前左二营,各以指挥一员统领。其船上大旗,则俱用黑布,仍用白布做一大字在旗,通写作台字,各照方色制以号带。甲长旗各照号带方色。

  △福船大旗式

  号带颜色:前营红带,左营蓝带,中军黄带,右营白带,后营黑带。

  △甲长旗式

  前营红,左营蓝,右营白,后营黑,中营黄

  每船五方旗一副

  前营:红旗红边一面,蓝旗红边一面,白旗红边一面,黑旗红边一面,黄旗红边一面。

  左营:红旗蓝边一面,蓝旗蓝边一面,白旗蓝边一面,黑旗蓝边一面,黄旗蓝边一面。

  右营:红旗白边一面,蓝旗白边一面,白旗白边一面,黑旗白边一面,黄旗白边一面。

  后营:红旗黑边一面,蓝旗黑边一面,白旗黑边一面,黑旗黑边一面,黄旗黑边一面。

  中军:红旗黄边一面,蓝旗黄边一面,白旗黄边一面,黑旗黄边一面,黄旗黄边一面。

  △兵夫列船式

  平时在船四面摆五甲,总合为一大哨;于船四面,各甲各器长短相间,分方面外而立。如遇打贼,随贼所在之面并力动手,无贼之面亦留每面二人防看。其船头用铳一架。第一甲拨兵四名,专管船头闸板下;第二甲拨兵四名,专管两水仓门。

  △平时立船阅视图

  每海沧船一只,捕盗一名,舵工二名,缭手一名,碇手二名,扳招一名。甲长四名,兵夫四十名,旗帜方色俱随本哨福船相同,但尺寸不同,另开于旗图之中。

  以上如与贼逼近船边,一时遇巧,不拘何人用何器,但能奋勇当锋,用火药火器成功,用枪刀战杀有功者,俱以破格奇功论。

  每甲长一名,管兵十名。甲长小旗一面,方色同大船。

  △兵夫列船式

  平时在船四面摆四甲,总合为一大哨;于船四面,各甲各器长短相间,分方面外而立。如遇打贼,随贼所在之面并力动手;无贼之面,亦留每面二人防看。其船头用铳一架。第一甲拨兵四名,专管船头闸板下;第二甲拨兵四名,专管两水仓门。

  △平时立船阅视图

  艟乔一只,即大苍山船也,捕盗一名,舵工一名,碇手一名,缭手一名,甲长三名,兵夫三十名,旗帜方色俱随本哨福船相同,但尺寸不同,另开於旗图之中。

  △兵夫列船式

  平时在船四面摆三甲,总合为一大哨;于船四面,各甲各器长短相间,分方面外而立。如遇打贼,随所在之面并力动手;无贼之面,亦留每面二人防看。

  △平居号令禁约

  福船应备器械数目:

  大发贡一门,大佛狼机六座,碗口铳三个,喷筒六十个,鸟嘴铳十把,烟罐一百个,弩箭五百枝,药弩十张,粗火药四百斤,鸟铳火药一百斤,弩药一瓶,大小铅弹三百斤,火箭三百枝,火砖一百块,火炮二十个,钩镰十把,砍刀十把,过船钉枪二十根,标枪一百枝,藤牌二十面,宁波弓五张,铁箭三百枝,灰罐一百个,大旗一面,大篷一扇,小篷一扇,大橹二张,舵二门,碇四门,大索六根,小索四根,扳舵索一根,缭后手索二根,碇[AB]四根,绞碇索四根,铁锅四口,花碗八十个,铁锹四把,铁锯四把,铁钻四把,铁凿四把,铁斧四把,薄刀二把,铜锣一面,大更鼓一面,小鼓四面,大桅旗一顶,正方旗五顶,水桶四担,灯笼十盏,木梆铁铎一副,备用大小松杉木十株,火绳六十根,绳十根,铁蒺藜一千个。

  捕盗自备用:

  钉四十斤,油五十斤,麻六十斤,灰三担。

  各兵自备用蔑盔一顶,随身钉枪一根,腰刀一把。

  海沧船应备器械数目:

  大佛狼机四座,碗口铳三个,鸟嘴铳六把,喷筒五十个,烟罐八十个,火炮十个,火砖五十块,火箭二百枝,粗火药二百斤,鸟铳火药六十斤,药弩六张,弩箭一百枝,弩药一瓶,大小铅弹二百斤,钩镰六把,砍刀六把,过船钉枪十根,标枪八十枝,藤牌十二面,宁波弓二张,铁箭二百枝,灰罐五十个,大旗一面,大篷一扇,小篷一扇,大橹二根,舵二门,碇三门,挽篙十根,大索四根,小索四根,缭后手索二根,扳舵索一根,碇[AB]四根,绞碇索四根,铁锅二口,水桶二担,花碗五十个,铁锹二把,铁锯二把,铁钻二把,铁斧二把,薄刀一把,铁凿二把,更鼓一面,小鼓二面,铜锣一面,五方旗五面,灯笼四盏,木梆铁铎一副,备用大小松杉木五株,火绳三十六根,绳五根,铁蒺藜八百个,捕盗自备用钉三十斤,油四十斤,麻四十斤,灰二担。

  各兵自备用篾盔一顶,腰刀一把,随身钉枪一根。

  苍山船应备器械数目:

  大佛狼机二座,碗口铳三个,鸟嘴铳四把,喷筒四十个,烟罐六十个,火砖二十块,火箭一百枝,粗火药一百五十斤,鸟铳火药四十斤,药弩四张,弩箭一百枝,弩药一瓶,大小铅弹一百六十斤,钩镰四把,砍刀四把,过船钉枪八根,标枪四十枝,灰罐三十个,大旗一面,大篷一扇,小篷一扇,遮阳篷八扇,大橹一枝,边橹八枝,舵二门,碇二门,竹篙二十根,大索四根,小索二根,扳舵索一根,缭后手索二根,碇[AB]二根,绞碇索一根,篾缆一根,铁锅二口,铁锯一把,花碗四十个,铁钻一把,铁斧一把,铁凿一把,薄刀一把,铜锣一面,更鼓一面,小鼓一面,五方旗五面,灯笼四盏,木梆铁铎一副,火绳三十六根,备用杉松木五株,绳五根。

  捕盗自备用:

  钉三十斤,油三十斤,麻三十斤,灰二担。各兵自备用:篾盔一顶,腰刀一把,随身钉枪一根。

  —、平日各照派定武艺,时常检点船上器具,每日一次看验损坏。火药遇天晴,五日一晒,收阁干燥避火之处;枪刀铁器,半月一磨,遮蔽风雨。一件收磨不如法,扣罚工食,甲长连坐。

  —、每船斧口石、大擂石务足若干,八分放在船底,二分放在船面,用过即补,不补者扣工食。

  —、每甲兵,六名如有在逃一名,将甲长捆打收监;甲下兵夫,以五名收监,以五名赍文分投捉拿。获日,即以本犯应得工食充赏。限三月,拿不回,将差过之兵各打四十监禁;又差在监一半去拿。如此轮拿,一年不获,全甲兵夫俱革其一年工食,通扣在船修念船只。凡差出拿逃兵者,工食即日扣收在官,拿获有功之日,给与。其逃兵自首免罪拿到者,春汛时月,发船之期,依临阵在逃法示众。每甲俱有逃兵,连坐捕盗;每船俱有逃兵,连坐哨官;各哨俱有逃兵,连坐领兵官。依次连坐,即行觉举者免罪。

  —、兵逃,甲长即时禀捕盗,捕盗呈哨官,转呈把总、呈府注册,拘该甲兵夫,给文行拿。

  —、每月初一、十五补兵,即於廿九、十四日,该管捕盗募兵到船,送付哨官,带到领兵官验呈,把总类验,本府验中,给与腰牌,发总呈道收册,发船驾操。

  —、各船捕盗遇夜出,哨脚船、三板船俱要收藏稳便,不许拖带,恐遇风急潮滚顿流者,一船兵役取水不便。误失者,管船兵夫一面治以军法,一面扣月粮赔造。

  —、在港,每日清晨,中军船定营吹打三通,放炮三个,升太平旗,左右前后四营依序安摆,各擂鼓鸣金,亦升太平旗。

  —、捕舵兵夫上岸买办柴米,及神福船具,俱赴中军船给筹票,刻限时日回销。敢有不行禀明,私自擅离,及该管小甲互相容隐、知而不举者,一体连治军法。

  —、各船领兵、指挥、哨官、捕舵兵夫,风汛时月,不许偷安,假托事故,在岸宿歇,虚窃钱粮,致误事机者,不分贵贱,一体军法重治。如有警,掌行号已毕,而未到,船已起碇而方来,俱系畏避,即发保候,无功者斩。

  —、各船捕舵小甲兵夫,各照安名分长幼尊卑,务念同舟共命,如父子兄弟相处,不许嗜酒,在船争打。违令喧哗,俱以军法连坐,然后另行发官问理曲直。

  —、兵与甲长,凡事务相推让,惟甲长是听。甲长平时见捕盗,一跪一揖;遇中军发放,跪听号令。

  —、捕盗见哨官,平时皆一撒、一跪、一揖;遇在中军,或临敌,以军法施行。

  —、哨官见领兵官,一跪一揖;临敌、临操,军法施行。

  —、领兵官戎装见把总,两跪一揖;平时许以冠带,临操临阵戎装听令,小则径自捆打。

  —、哨官见把总,两跪一揖;临操叩头。捕盗见把总,叩头。捕盗见领兵官,平时两跪一揖,临操叩头跪见。

  —、各船官捕兵役,各备蓑衣、箬笠一副,以便遇雨应用,毋得抗违。

  或者曰:兵船当在船上操,岂有取兵下陆地而操水战之理耶?继光曰:海舟比江中不同,战贼时,惟用风力帆樯之功,但有舟利帆速者,随便劲上以间船之力耳!海中风涛潮汐,非内地江湖摇橹整次之比也。舟中既不能操矣,而不取於陆以习之,不几於弃之耶?或又曰:取之操於水寨是矣,而又何以陆操?继光曰:水陆之分,可恨正在此。逼贼登山,将不舍舟步战乎哉?或者曰:然!

  以上摆船之说,大端海涛汹涌,港有湾曲阔狭、当风隐风之不同,随港形深浅,难拘一定之势。此言处宽迥水善之形耳,设使狭如羊肠,则又当单只一字顺下,不可拘方也。

  —、每日日落时分,听中军船上吹打三通,放炮三个,各船一体鸣金、擂鼓、落旗。

  —、夜暮以朦胧为期,中军船发擂三通,起更。各船齐击竹梆,打更者打鼓一次,梆响一遍。每更用兵二名,一名船头远视,一名船尾高嘹。遇有船过,即便鸣锣,各船齐备。倘水上有黑块夜浮者,恐贼人踏水偷碇,支更兵夫速以石打,一面高叫本船捕兵同看。若是别物流入,则已;若是贼人,即便鸣锣打铳,各船一体防备。违令支更兵夫,重治割耳,因而失事者斩首。

  △常时水寨操习

  —、每隔夜,把总官先扌奢该操大旗一面於中军船上,示兵知之。次日早,掌号官先於船上五更吹长声喇叭一荡,各兵起收拾,做饭。约中军船炊熟,吹第二荡喇叭,各兵食饭。吹第三荡喇叭,各官捕带兵先登岸,赴水寨摆立,照图。

  —、俟水寨演熟部伍,然后照前操法以操兵船,俟泊处关港潮平,依法操於舟。如其关港狭曲风潮,不可操大舟者,以小船摘甲长每甲摘兵一半,用小船三板操其形状之略。

  —、本总摆清道,建五方旗鼓,进场坐定,中军官禀放炮升旗,又禀放静炮三个,即放炮三个,诸营一时肃静。禀掌号笛官旗听发放,掌号笛官、捕甲各执旗由两边路到台下立定,金响号笛止。其立定之法,每一船捕盗在前,甲长旗挨次在后。中军官呼官旗过来,齐应一声,先甲长,次捕盗,次官,跪听发放。掌号官发放云:官旗听著!耳听金鼓,眼视旌旗,驾船如马,见贼争先,同舟共命,奏凯还师。依次分付起立。舵工跪过,禀称舵工听发放。发放云:舵工听著!一舟之功,全赖尔辈,稍有歪斜,不能直射贼舟者,军法示众。舵工起。此后如有别事发放,逐一讲明,起立。中军分付官旗下地方,各应一声,鸣金大吹打,各照原路回信地。各领兵官照依台上规矩,於各营掌号发放毕,听各捕盗将本船甲兵尽数俱令跪听。其先发放扳招手曰:船若著浅,治尔之罪。次发放缭手曰:使风不正,治尔之罪。次发放舵工曰:船去不能直射贼舟,治尔之罪。发放毕,各营肃静。

  —、下营,中军掌长声喇叭三荡,吹孛罗,各兵起身。

  再吹孛罗,中军旗帜摆出,当中立定,点鼓,各船捕兵依前画港内列船式样,由中照前图摆出,仍为每甲一行。每船各甲平行,俱在场之当中。一行立毕,金响鼓止。一面预於场之尽首,立左右二的,左右相去一百步;其的高六尺,阔三尺,每的下立高桅一根,三丈粗不拘。又立近的二座於左右的之中,相去二十四步;的高三尺,阔一尺。看中军点何色旗,其该营兵即听吹天鹅声喇叭,擂鼓,各兵呐喊,一船一船挨次近的。一船之兵约去五十步,即照前图内阅视摆船图相间摆开,为一长圈,趋的之中,先鸟铳、狼机射手照远的打放,火箭向高照远桅放之。其佛狼机预先立三架在彼,临时止用,各船机兵到即打放,不必抬行。将鸟铳一遍、狼机各一个、火箭一枝、弓箭三发,其鸟铳兵即向近的打石,佛狼机手每人包火药五两向近的掷火燃之,各色火器各放一件。其标枪手打标,弩手放弩,俱中近的为则,各照方面攻打。石矢各三发,鼓少间,一船兵即於大前面抄旁而回。又擂鼓呐喊,又一船到的,照前行之,又过旁抄回。如此俱完,则前一船兵复又如环轮转,再近的。金响鼓止锣响,即各於脚下上息,乃将前四的四桅俱取立居中,一字立之。中军掌孛罗,各起身;擂鼓,吹天鹅声,呐喊,各兵四面向中攻打一番,鸟铳不用铳子,火箭高放,火药标石不必施,以其四围远攻,使贼不敢出露身体於船之上,我可径造而擒之,此远势,非逼近势也。如临敌,则自有一船逼近,用标石火药掷倾。近攻不可预习。如此一阵,金鸣鼓止,摔钹响,各收成每甲一行,每船为一方,立定。再摔钹响,收照原出在港图次立定。放炮三个,鸣金,大吹打,挨次照初出摆营序列回还原扎信地立定。鸣锣,坐地休息,各官赴台下禀操。毕,中军禀比较,先列佛狼机六座,立一百步的一面,竖起红旗。各船佛狼机手通赴台下,立听唱名打放,每人三铳,中一者量赏,中二者平赏,中三者超格重赏;不中者打罚,如此较陆兵格眼。次立八十步的一面,竖起红高招,各船鸟铳俱集台下,照佛狼机试打、赏罚。次立六十步的一面,竖起黄旗,各弩手、射手、火箭手通赴台下,每人亦三发,亦照铳手行赏罚。次立二十步的一面,竖起蓝旗,各船标枪、打石手俱赴台下,每人三发,亦照铳手行赏罚。次立白旗,各船刀手、钩镰手、枪手俱赴台下,先每名单看,使舞手法、身法、步法;次斩马刀与长枪较;次叉钯、钩镰与长枪较,看其遮当何如,但能任枪诱哄,执立不动,目不瞬视,候到见肉分枪,就使不能遮架,亦为第一等;若一见枪来,远近迎架,头摇身倾,手动足乱,即为生疏,且其人无胆,或治或革,惟公道行之,是为下等。俱演毕,放炮落旗,散操。各船三板俱来岸下,候兵登船归宗。每演此一遍,则演陆操一遍,不拘二项,但操一遍歇一日。水操每月一、五、九、十三、十七、二十一、二十五、二十九日,陆操每月三、七、十一、十五、十九、二十三、二十七日。其陆操照依本府陆兵新书,内止操自一队起以至一官者止,不操方营与前一半,盖水兵有水操,太劳故也。其武艺各照所执比较,一如官旗调集台下之法。

  —、放火砖、火炮、火球之法,须火线燃之将入,方可掷下,不然,掷而灭。就不灭,贼可反手,正当发时,反为所害。

  —、火箭只著棚帆当中一点打去,常高中,则不可救,低则易救。

  —、弩弓不可远,远则无益,徒费矢竭力。

  —、标枪非两船相逼,不可用,往下打更难准。

  —、打石,著人头面方打,不可空往船上掷之。

  —、贼船如近我船,便倾下火药一二桶,少则无用,连桶则恐滚掷水中,须倾桶倒下,一面用一、二人用铁锨执炭火数锨随药掷下,火多,则必有燃药者。或用粗碗一个,种火一碗,用灰盖之,放於桶口;掷药之时,碗内火同药倾,及船一磕,而火药相粘,必发,难救。此第一全胜捷径妙法,智者不能施其巧,勇者不能用其力也。

  △发船号令

  —、隔日,先行牌谕各捕兵将,以出洋若干日该备鲞米水数目,令备完,限时点查,欠者捆打,罚工食。凡中军吹长声喇叭一通,立起黄旗一面,各哨船出洋。哨贼如报有警,本总即升船厅,听炮三个,大吹打毕,先吹孛罗一荡,各船一面起定,掌号笛官、捕旗甲俱坐三板赴中军船下两边,照营列定。掌号官禀称:官旗到,齐听发放。船上叫:官旗进来。水仓门、报门俱赴船面。掌号官叫:官旗过来!以下俱照常时在於水寨操练规矩发放。毕,各官捕回船,亦照寨操一体发放。毕,中军船擂鼓,升行旗,吹第二荡叭罗响,各船起篷;第三荡叭罗,依次开船。夜洋行使,首尾相接,雁行而进,不许太相远离。宗哨一船违令,捕盗之罪;二船违令,哨官之罪;四船违令,领兵官之罪。中军畏缩,把总之罪,其舵工、缭手皆加倍重治。遇有船漏、风水不便者,核实免罪。

  △遇夜洋行船

  —、各船以灯火为号,中军船放起火三枝,放炮三个,悬灯一盏,各船以营为辨,前营船悬灯二盏,平列;左营悬灯二盏,各桅一盏;右营大小桅各悬灯二盏,平列;后营悬灯二盏,一高一低。看灯听铳收宗,船到将近,船上捕盗先自呼名识认。

  一、遇夜泊船,听中军船招宗喇叭响,各船依序随宗安插,不许私求稳便远泊。因而疏虞,斩首示众,哨官连坐。

  一、守夜号令,俱同在港号令,但每夜加鸟铳手二名,点火执铳,遇疑即便对放。

  一、各船遇夜有急,看中军旗五方高竖灯五盏,是欲设疑,以见船多之意,每船后尾上立灯左右一盏,前桅上加灯二盏。

  △临敌号令军法

  一、中军船战声喇叭响,各鸣锣,齐擂战鼓,天鹅声响,大声呐喊,奋勇剿杀。获有功级,各送领兵指挥验实,类送中军纪验解报。退缩后至者,斩。其捕盗船行迟曲而后到者,斩。其捕盗舵工遇浅者,斩。其扳招手,船虽先到而不直射贼船,傍边擦过者,斩。其舵工缭手使风不正者,斩。其舵工缭手如已使逼贼舟,相并不能成功,致贼舟复走者,斩。其捕盗各甲长有能挨报某兵不用心、某兵不用心者,其不用心之兵斩首,甲长止於捆打。

  一、敌人虑我官兵追战,将船内器物遗弃水中,兵夫敢有捞拾而不追贼者,许本船捕甲割耳示众,故纵者连坐斩首。

  一、凡已打败贼舟一只,而馀舟不行分投追打别贼,共相攒来争捞首级,致贼遁走者,各船获级俱止归先打一船之功,馀船捕盗捆打一百,割耳。其一船虽已逼到贼舟,而未即打败,馀舟接应会同用力者,不在此例。

  一、各船遇敌,敢有畏势,扬帆远望,逗遛不进者,捕盗舵工俱就阵斩首示众。

  各船放铳,须将火药收藏安便,免至火星爆入,贻患匪细。倘有失误,铳手、管药兵夫一体军法施行。

  一、各船打败倭寇,所捞获财物包裹,听船捕盗从公分给,以多半付动手首功之人,馀皆均处。敢有官捕头目勒分,甚至夹打追侵,公然放肆者,许各兵径於回日赴宫告首,决打重治,加倍追付各兵,头目依律治罪。其军器则要报官解验,不许各兵隐藏。

  一、与贼船对泊,船定[AB]上用猫竹擘开包裹[AB]上,以防敌人夜窃之患。违令,定手捆打。

  一、各船遇警,听中军船天鹅声喇叭响,各船鸣金鼓一通,捕兵大声呐喊,以壮军威。违令,治以军法。

  一、各船遇警,捕舵兵夫不许解衣而卧。违令,察出,治以军法。

  报警至急,起定不前,即使用大猫竹一段,计长一二丈,缚於定[AB]浮水,以便班师各自认取。违误,定手割耳示众。

  一、各船捕舵兵夫,过泊船山澳,无故不许上山闲游,恐遇警,一时下船不便,致有误事。若要取水,轮直兵夫赴中军船告禀明白,方许取水。违令上山,人拿治不恕。

  △松海岛屿外洋哨船发火号令

  一、健跳者,北至金齿门,南至渔西。其信地,则青珠山、茶盘山、青门、黄茅览。

  一、桃渚者,北至牛头门,南至圣塘门。其信地,则獭鳗山、白达山、米筛门。

  一、海门者,北至担门,南至三山。其信地,则担门山、三山头。

  一、松门者,北至深门,南至鹿头。其信地,则麓头山、猢狲尖、道士冠山、大高城山、鹿头山。

  一、隘顽者,北至鸡脐,南至派爿洋。其信地,则沙角山、灵门山。

  一、楚门者,北至邳山,南至茅山。其信地,则久爿山、老宫前山。

  一、往来巡哨,遇有警急,各在信地登各相近山上,先行举放烟火。所在兵船嘹见火光烟焰,就行开帆,望火前进。哨剿联近烽堠,即时按放传报南北大兵防截。其哨船仍探贼船向往踪迹,亲报领哨官,以便进上。如火报不爽,兵船逗遛误事,罪坐该营领哨官员。若哨船不尽信地,止於一处探望,或在渔樵船只人内取信,或到山放火,而原积柴草不足,火小不能燎远,致失传报误事者,该直哨船军甲俱以军法斩首。

  △福船说

  夫福船高大如城,非人力可驱,全仗风势;倭舟自来矮小,如我之小苍船,故福船乘风下压,如车碾螳螂,斗船力而不斗人力,是以每每取胜。设使贼船亦如我福船大,则吾未见其必济之策也。但吃水一丈一二尺,惟利大洋,不然多胶於浅,无风不可使,是以贼舟一入里海,沿浅而行,则福舟为无用矣,故又有海沧之设。

  △海沧说

  夫海沧稍小福船耳,吃水七八尺,风小亦可动,但其力功皆非福船比。设贼舟大而相并我舟,非人力十分胆勇死斗,不可胜之。然二项船皆只可犁沈贼舟,而不能捞取首级,故又有苍船之设。

  苍船说。

  夫苍船最小,旧时太平县地方捕鱼者多用之,海洋中遇贼战胜,遂以著名。殊不知彼时各渔人为命负极之势,亦如贼之入我地是也;今应官役,便知爱命。然此船小,而上高不过五尺,就加以木打棚架,亦不过五尺,贼舟与之相等,既势均,不能冲犁。若使径逼贼舟,两艘相联,以短兵斗力,我兵决非长策,多见误事。但若贼舟甚小,一入里海,其我大福、海沧不能入,必用苍船以追之。此船吃水六七尺,与贼舟等耳,其捞取首级水潮中,可以摇驰而快便。三色之中,又此为利近者。改制为艟乔,比苍船稍大,比海沧更小,而无立壁,最为得其中制。遇倭舟或小或矮,皆可施功。但水兵人技皆次於陆兵,设使将水兵教练遴选亦如陆兵,而后登之舟中,则比陆战加一舟险,其功倍於陆兵必矣,司寄者何惮而不为哉!

  △三船利钝说

  大端天若风动势顺,则沧不如福,苍不如沧;若风小势逆,则福不如沧,沧不如苍。其开浪、网船之类皆可备哨探而不可战者,开浪以其头尖,故名,吃水三四尺,四桨一橹,其形如飞,内可容三五十人,不拘风潮顺逆者也。又不如八桨船,左右十六桨,后一橹,更为飞迅,但坐卧处不冠冕耳。网船形似织梭,内容二人,前后用二人,以罩罩之,风波大又可拖之涂上,且不能覆,吃水七八寸耳。此可走报或用之里港窄河,动以百数,每只内用鸟铳二三人,蜂集蚁附,沿浅沿途而打之,甚妙。如贼追逼,就可弃走,一舟不过一金之费耳。

  △相寇情

  小舟数往来者,谋议也。迟而审顾者,疑我也。欲进而复退者,探我也。既退而卒进者,袭我也。鼓噪而矢石不下者,兵器少也。却而顾者,欲复来也。先急而后缓者,整备也。促鼓而不战者,惧我也。泊而扬帆者,欲出不意也。既退而不速者,谋也。火夜明而呼噪者,恐我袭彼也。掷缆而即起者,欲择其利也。火数明而无声者,备器也。夜泊而趋於泥者,乡道欲往也。促缆而不呼者,急欲逝也。促缆及流、悬灯於途者,夜逸而溃也。久而不动者,偶人也。鼓而无韵者,伪响也。近岸连村而不登劫者,怯也。不久困请和投降者,诈也。

  △谨行泊

  我舟在洋出哨,追赶贼船,天欲昏黄,潮时将尽,不可贪程一意前往,须防今夜自安泊处,恐无收岙风至之虞。遇龙潭神庙,不可放铳吹打呐喊,或有惊动起风作浪之失。早晚占看日月星云气色飞鸟,预知风雨。未到晚黑,便收岙岩,高登四嘹,恐隔山先泊贼船,而我不防也。

  △浙东潮候

  初一、初二、十三、十四,寅申长,巳亥平。

  初三、初四、十五、十六,卯酉长,子午平。

  初五、初六、十七、十八,辰戌长,丑未平。

  初七、初八、十九、二十,巳亥长,寅申平。

  初九、初十、廿一、廿二,子午长,卯酉平。

  十一、十二、廿三、廿四,丑未长,辰戌平。

  廿五、廿六,寅申长,巳亥平。

  廿七、廿八,卯酉长,子午平。

  廿九、三十,辰戌长,丑未平。

  朝生为潮,夕生为汐。晦朔弦望,潮汐应焉,故潮平於地下之中而会於月,潮生於寅则汐於申,潮生於巳则汐於亥,阴阳消长,不失其时,故曰潮信。

  定太阳出没以应潮信时刻长短

  正九出乙入庚方,二八出兔入鸡场。三七发甲入辛地,四六出寅入犬藏。五月生艮归乾上,仲冬出巽入坤方。惟有十月与十二,出寅入申仔细详。

  △定寅时

  正九五更四点彻,二八五更二点歇。三七平光起寅时,四六日出寅无别。五月日高三丈地,十月十二四更二。仲冬才到四更初,此是寅时须切记。

  行船观日月星云占风涛

  —、日晕则雨,月晕主风。何方有阙,即此方风来也。

  —、日没胭脂红,无雨也有风。须看返照日没之前,胭脂红在日没之后,记之记之。

  —、星光闪烁不定,主有风。

  —、夏秋之交,大风,及有海沙云起,谓之风潮,名曰飓风,此乃飓四方之风。有此风,必有霖淫大飓同作。

  —、凡风单日起,单日止;双日起,双日止。

  —、凡风,起早晚和,须防明日再多。

  —、有暴恶之风,尽日而没。

  —、防夜起之风,必毒。

  —、凡东风急,风急云起愈急,必雨起,雨最难得晴。

  —、凡春风,易於传报,一日南风,必还一日北风,虽早有此风,向晚必静。

  —、防南风尾,北风头。南风愈吹愈急,北风吹起便大。

  —、春南夏北,有风必雨。

  —、云若炮车形,起主大风。

  —、云起下散四野,满目如烟如雾,名曰风花,主风起。

  —、云若鱼鳞,不雨也风颠。

  —、凡雨阵,自西北起者,必云黑如泼墨,又必起作眉梁阵,主先大风雨,后雨急,易晴。

  —、水际生靛青,主有风雨。

  —、秋天云阴,若无风则无雨。

  —、海燕忽成群而来,主风雨。乌肚雨,白肚风。

  —、海猪乱起,主大风。

  —、夜间听九逍遥鸟叫,卜风雨。一声风,二声雨,三声四声断风雨。

  —、虾笼张得韦鱼,主风水。

  —、水蛇蟠在芦青高处,主水高若干,涨若干。若头望下,水即至,望上稍慢。

  —、月尽无雨,则来月初必有大风雨。俗云:廿五六若无雨,初三四莫行船。春有廿四番花信风,梅花风打头,楝花风打末。

  △逐月风忌

  正月忌七八日风,乃北风也。

  二月忌初二北风。

  三月忌清明北风。

  五月忌雪至风,以正月下雪日为始算,至五月乃一百二十日之内,主此风。

  六月十二日忌彭祖风,在前后三四日。

  七八月若有三日南风,必有北风报之。

  九月九日前后三四日内,忌九朝风。

  十月忌初五风,在前后三四日内。

  十一月冬至风。

  腊月廿三四扫尘风。

  △战船器用说

  夫水战於舟,火攻为第一筹固然也。其火器之属,种目最多,然可以应急用者甚少,何则?两船相近,立见胜负,其诸器或有宜於用,而制度繁巧、一时仓忙不能如式掷放,致屡发而无用;或精巧宜用,而势不能遍及一舟;或重赘而不能发及贼船;最不宜者是见行火器,安药线在口,如若候点入口,则发在我手,若方燃即掷,则掷下又为贼所救;又有所谓灰瓶者,内用石灰,盖舟上惟利滑,使人不能立脚,一说用鸡鸭卵掷下,或掷滑泥者尤可,今乃用灰瓶,是又涩贼之足而使之立牢也。不可,不可!今屡试屡摘,合以众情共爱而数用无异者,止有二种,一远一近,至矣足矣!愈淫巧繁多,愈无实用,记之记之!

  —、旧用火药倾下贼舟,此固长策,然又别用火器,或炭火再倾掷,使之发药,每每或连桶掷入水中,或被贼乘药桶及伊舟,以水沃湿,亦皆未中肯綮,可以必发,故复重出此说,因以见此法之万分至妙也。所谓二种者,远则只用飞天喷筒,近则只用埋火药桶,至易至便,万用无差。除此之外,所谓火箭、神机、火砖、喷筒之类,皆远不及此。苟具此一种,则他种又皆不必用也。

  右约贼船在远,先将炭火烧红,盆盛一处,约贼舟相近百十步,以火入粗碗灰培;再俟贼近三二十步,以碗平放在药桶内盖了;俟两舟相逼,将桶平平掷下至贼船,被磕动,碗内炭火跌泛而出,与药相埋,即发,时刻不失,较之别器克线不燃及线湿放早之病,皆可无矣。

  走风捉飓,事急追贼,车关人力起定迟误,备此临急解系[AB]尾泛之,以便回取。

  截粗径二寸竹,布箍,用硝磺、砒霜、斑毛、刚子、冈沙、胆矾、皂角、铜绿、川椒、半夏、燕粪、烟煤、石灰、斗兰草、草乌、水蓼、大蒜,得法分两制度,磁沙、玉田沙炒毒,系枪竿头,顺风燃火,则流泪喷涕,闭气禁口,守城用,战船只用飞天喷筒烧帆为第一妙器,此又不足用也。此乃各处见用於兵船者尔。

  用地鼠纸筒炮,各安药线,每五个排为一层,上下二节,各二层,以薄篾横束,合洒火药、松脂、硫黄、毒烟,用粗纸包裹成砖形,外用绵纸包糊,以油涂密。另於头上开口下竹筒,以药线自竹筒穿入。

  纸薄拳大,内荡松脂,入毒火,外煮松脂、桕油、黄蜡,燃火抛打烟焰,蒺藜戳脚,利水战、守城俯击短战。

  硝磺、樟脑、松脂、雄黄、砒霜,以分两法制打成饼,修合筒口。饼两边取渠一道,用药线拴之。下火药一层,下饼一个。用送入推紧,可高十数丈,远三四十步,径粘帆上如胶,立见帆燃,莫救。此极妙极妙万方效策。

  范大炮纸糊百层,间布十层,内藏小炮,半入毒半入火;又间小炮,入灰煤地鼠,头带火。磁沙炒毒,铁蒺藜粪汁毒,炒包松脂、硫黄毒,人发角屑等件。此一火器,战守攻取水陆不可无者,夺心眩目,惊胆伤人。制宜精妙,此尤兵船第一火器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